精彩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2547章 單獨【爲劍徒萬訂加更】鑒賞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PS:今天冬至,对老堕来说有个好消息,那就是老堕的第一本书【剑徒之路】在开书四年后终于达到了万订!
这是实打实的成绩,每一个订阅都是读者的厚爱,没有一丁点的水份和炒作!
整整四年啊!
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吃饺子!
………………
此人强横闯入,铁观大意失手,这一破境,六名翼人也纷纷挣脱而出,但他们也是有身份的人,当然不会趁势而进,万里之径他们现在能进了,却不是自己的本事!
关键是,闯进来的那个人,他们很熟悉,熟悉到只要一想起他,就遍体生寒!
此人突进到距离众道百丈距离,这在虚空中几乎就是脸贴脸了,微微一转,拍手笑道:
“好个虚无连环相!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古人诚不欺我!”
目光转过,在场人类半仙看他盯过来,一个个的都干笑着,不得已还得客客气气的打招呼,
“押司好!”
前脚还在传人对抗分天会,后脚人家正主就来了,就有些尴尬。
娄小乙神识一勾,雪羽一五一十,瞬间也就明白了个中内情,也不表态,只把目光看向了铁观,
“铁道友,借一步说话?”
铁观面色平静,一抬手,“请!”
两人正要离开,另外一名二步巅峰半仙却开了口,
美女們的超級房東 小說
“贫道红岩,最喜诸般杂事……”
娄小乙大大方方,“同去,同去……”
又看向其他半仙,“就是说几句私底下的真心话,谁若有意,皆可一并前来!”
这些半仙,都是星流层周遭界域的老祖半仙,被人邀请而来,这乍一处于双方对立的漩涡中,就很有些不知所措!
娄押司那可不是几个隐翼能比,其背后的能量惊人,说错一句话都是要负责任的。
稍一犹豫,几人觉得还是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为好,他们星流层的半仙力量在翼人面前还可以拿出来耍耍,但放在宇宙层面就不值一提,还是不要轻易卷入是非漩涡才是。
三人消失在众人眼中,只留下六个翼人和十一个星流层半仙面面相觑。他们都很清楚,现在他们之间的谈判已经没有了意义,一切都要等那三个人达成协议再说,或者,谁回来听谁的?
雪羽就叹了口气,“等吧!娄押司前来,有利有弊!
垃圾堆裏的小美人魚
弊在翼人一族再也没有了悄悄发展壮大的机会!利在我们至少还能保证尊严!
几十万翼人,梦想了几十万年的进入主世界,结果却沦落到了自己无法掌握命运,只能仰人鼻息的境地,早知如此,我们这几十万年的努力到底是图的什么?”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亲身经历,谁能相信?
……娄小乙三人也没出去多远,其实对他们这样的人物来说,说几句私房话也无须背人,不想让他人听到就能做到,之所以出来,只不过是为了防备一旦谈不拢,大家伸手试试斤两?
对此,三人心知肚明!所以,红岩才略显失礼的跟上,骨子里其实就是不自信,对面这个剑修在修真界凶名赫赫,可不是纸老虎,而是真老虎!
遥遥站定,三人保持着最基本的安全距离,娄小乙平静道:
“铁道友之意我已明了,三个要求也不过份,都是题中应有之事,足见道友在宇宙种族层面的大局观,让人敬佩!”
这一次,红岩倒是先开了口,“天择分拆,每个修士都有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押司不能绝人言路,这是规矩!”
娄小乙一哂,“理念之争,天经地义!我娄小乙再无聊,也不会巴巴的远来这里就为了六个隐翼的态度?
我想知道的是,在这三个条件之外,铁道友似乎还有其它想法?”
铁观眼神一凝,“押司好眼力!我有虚无众生相,搜尽八荒异人投!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押司没意见吧?”
娄小乙一接近赌斗双方圈子,就看出了六名隐翼的不妥!那可不仅仅是挣不出虚无相的问题,而是在内心中被种下虚无种子的问题。
以他现在的层次,对大道的至深理解,这些云山雾罩的东西再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哪怕具体的机理还一时不能解,但根本的东西不会错,至于为什么机理不能解,对现在的他来说就只能意味着一个原因:这不是下界修士的手段,而是来自上面的神仙手笔。
这铁观也是个被下了种的,而且仙种已经觉醒,否则虚无相不会玄妙若斯。
被下虚无种,从此虚无人,这方法很阴险,恐怕还不仅只是为控制六个翼人,如铁观所说,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但对象却都是异人,就是只向除人类外的其它种族下手。
像铁观这样的理念,在修真界大有人在,视万族如刍狗,只尊人类唯一性,就不太拿其它种族当回事;在他们看来,一些酷烈的手段只要是不用在人类身上那就无妨。
就叹了口气,“我有意见!”
铁观冷笑,“翼人不该分群?”
娄小乙毫不犹豫,“该!”
铁观继续质问,“翼人不该和人类通婚融合?”
娄小乙认真道:“该!”
藥香之悍妻當家 小說
铁观点点头,“看来押司是不赞成我控制翼人的手法了?一直听闻娄押司心狠手辣,现在看来竟然还是个有情怀之人?”
娄小乙不以为然,“手提轩辕剑,常怀怜悯心!
其实,总要找个理由来阻止道友,也没有对错之分!
既然在翼人一事上你我分歧两同一异,不如大家各退一步?”
铁观一哂,“第三条,是我的最终目的,我这一退,便都是押司的主张!
所以,贫道不能退!”
娄小乙点头,再看向红岩,“道友一起来?”
红岩也不客气,“正有此意!”
三人三角而立,气氛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这是娄小乙第一次和人道争,但这样的较量未来将成为他战斗的主旋律。
红岩却是第一个出手的人!把手一弹,一连串的轮光向娄小乙飞去,就仿佛有无数的太极圈套下,但娄小乙知道这不是太极,而是乾坤道的乾坤圈,只要被它套住,往里一缩,轻则神魂被束,重则身死道消。
他们现在的道争,有互相间的默契,都是向往大道之人,当然不会用那些凡俗套路,都是以自己的立道之本来应战,既为磨练大道意境,也是一种心情的表达!
纪元更迭虽未到,恍惚已是卫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