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834 準備分享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其实,当看到老太太脸色一变的时候,张凡就知道拍马屁,拍错了。刚要伸手拉欧阳的胳膊,结果老太太就像露了气的气球一样,飞毛腿火箭般的左突右冲的炸毛走了!
张凡又不傻,一看这架势,就赶紧给王红交代:“快,去和京城办公室联系,让他们发个函,中午下班前就发过来,就说茶素的带队必须是欧阳红同志!”
王红咽了咽吐沫,虽然觉得张凡这样好像不太礼貌,可自己不能不礼貌,不然张凡要收拾她的,点了点头,哀怨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寻思。
“怎么办啊,人家首都的办公室啊,不是你茶素医院的办公室啊,你说啥就是啥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纠结的王红,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说辞。
可张凡交代的事情也不能不办,眼看着就要下班了吃中午饭了。
拿起电话,打了过去。为啥王红最近很骄傲呢,因为,人家办公室专门给王红弄了一个专线,一打就通,还是专人接待的。王红觉得自己有面子,她觉得估计茶素的老大都没这个待遇。
其实人家办公厅也就是找了个打杂的专门接待打杂的,让不明就里的人觉得,忽然自己也有专车,忽然自己也是一号的感觉。
忐忑的王红打过去电话,颤颤巍巍的说了张凡的要求,对方说稍微一等,估计去和领导汇报了。王红的小心脏哟,跳腾的比当年初中偷着谈恋爱还紧张。
又想着成功,好在张凡面前有面子,又想着别同意,让张凡也明白明白,人家是首都的办公厅,不是你家的菜园子,你想吃菠菜就吃菠菜,想拔萝卜就拔萝卜。
结果,没几分钟,人家就有了回复,说可以,马上发函,人家还客气的询问,还需要什么吗?
……
张凡坐在办公室里,颇有点好心办坏事的感觉。张凡觉得论证会其实去了就是被人家挑刺挑毛病的,欧阳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让一群小字辈的如同审犯人一样的挑毛病呢。
而且,留在家里,有什么事情,只要欧阳在,张凡根本不担心。
可惜,进京,国家让进京,这个词的吸引力,对于欧阳他们这一代的吸引力,是张凡他们这些个改开以后长大的人不能理解的。
一会的时间,张凡的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多了起来,第一个来的是任丽,“你惹老太太生气了?嘿嘿,完了,老太太撂挑子了。”
看张凡一脸的郁闷,任丽深怕自己被安排什么工作一样,进来瞅了一眼张凡,看张凡迷思苦想的就放了心,然后像风一样的飘进来,接着像风一样的飘出去了。
吵架,张凡和欧阳吵架,任丽不害怕,牙和舌头都打架呢,任丽就怕张凡一脸平静。这才是让她担心的,她真的不希望这个如同家一样的港湾变成当年的鸟市医院一样。
任丽走了,没一会会,泌尿科的李雄主任也来了。这个货从张凡当院长助理开始,就没主动来过张凡办公室。结果今天,老李进了张凡办公室。
“有事?”对于这个货,张凡也没什么好脸色。
“我最近身体不太好……”
“滚!滚!滚!我这一摊子官司,你少给我添乱了,你打的什么心思,别以为我年轻不知道,该干嘛干嘛去……”
张凡拍着桌子把李雄给骂出去了,这个货是来给张凡给压力的,他当年和欧阳没成,后来就成了唯欧阳是马头了,这次觉得张凡欺负欧阳,他来出头了。
张凡要是好言好语的安抚,会给他一种,张凡要卸磨杀驴的错觉,只有这种没好话不说,还要骂人,才让李雄觉得自己的马头还是安全的,自己还是被张凡厌恶的。
有时候职场就是这样,明明一个小事,一旦处理不好,就尼玛弄成了战队,最后打的头破血流,两败俱伤的时候仔细一想,尼玛原来是屁大的一点事情啊。
然后后勤的主任说是要让张凡签字,进了办公室掏半天,掏不出一个文件来。
老陈也赶来了,“哎,老太太脾气太大了……”
“行了,这是我想错了,你少打马虎眼了,你说进京就这么吸引老太太吗?”
“哎,老太太他们这一代,能扎根边疆的,不就是为了一个名头,一个为国戍边的名头,为一个被国家认可的名头吗!”
“哎!”张凡也是唉声叹气,虽然他也知道,可就是无法理解。难道被国家认可被国家承认就这么重要吗?
难道不被国家承认,这一辈子努力就是白费了?
估计这就是张凡还达不到的境界了。
“现在怎么办?”老陈问张凡。
“呵呵,办法倒是有,得等会。”
……
“你有什么话不会给人家张凡好好说吗,你看看你这个脾气,话都说不明白就发火,人家还以为怎么了。”
家里,欧阳的老头子给欧阳说话。
欧阳白眼一翻:“我不发火,还以为我好欺负呢。哼,我就不去上班了。”
“你啊,随你,中午吃啥。”
我的時空穿梭手鐲 無盡怒火
说实话,欧阳对茶素的医疗有贡献,可对这个家的贡献就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了。
家务从来不干,她到现在连个锅都洗不干净。而且欧阳的老头子还乐此不疲,天天换着花样的给老太太做好吃的。这人啊,有时候命好了,你都没办法羡慕。
“气都气饱了,不吃!”
没一会,张凡带着老陈来了,一开门,欧阳的老头悄悄说道:“还生气呢,你们别气她了,她身体不好!”
张凡差点都笑出来,身体不好!怎么样才能身体好,这一发火,我办公室的门都让她给摔破了。
看到张凡和老陈来到了家里,欧阳哼了一声,头一扭,脸一歪,不看张凡和老陈。
“叔,中午吃啥。”张凡知道,现在还不是谈话的时候。
他太清楚欧阳了,现在说什么,在火头上都没用,等火气小一点,就好了。
“呵呵,我给你们弄鱼,昨天我去茶素河里钓上来的。小白条,肉不多,可煮成鱼汤,味道还不错。”
“哎呦,有口福了。”
张凡笑着会了一嘴,等老头进了厨房,他也不理欧阳,自顾自的翻箱倒柜的找茶壶,找茶叶,老陈笑眯眯的坐在一边装着看家里的装修。
叮铃咣当的,也不是张凡故意的,弄的欧阳眼角的眼皮跳腾的不停。
张凡越是这样,欧阳心里越是没了火气。她也想了想,是啊,这么一大摊子的医院,张凡给别人,他也不放心啊。
虽然火气小了,但让欧阳主动让步,那就是想多了。
翻了半天,张凡觍着脸的走到欧阳扭脸的方向。
娶个皇后不争宠 梵缺
哼!欧阳看到张凡这个二皮笑脸,本来没了的火气又起来了,自己培养了多少年了,一点都没自己的威严感。白眼一翻,欧阳要转过去的时候。
张凡说话了:“老太太,早上喝的茶叶呢,怎么家里没有啊。我没喝够,还想喝点!”
欧阳一听,都被气笑了。
“吃货啊!你就是个吃货,那个茶叶本就不多,就在办公室放着,你喝了不算,还想拿!”
因为这个作风和自己的很像,欧阳这才算是笑了。
“呵呵,还有啥好茶没?”看欧阳一笑,张凡也没打算解释,欧阳也没打算让张凡解释。人就是这样,看对眼了,什么都好说。
“我给你找找,我也不知道。”欧阳如同自己也是客人一样,下了沙发就开始翻腾。
“我来,我来,我知道!”这个时候,老陈才活了,好像从进门到现在,他一直是没带嘴没带耳朵一样泥塑的。
张凡和欧阳都不是干活的人,老陈亲自洗碗泡茶。
“我想了想,其实……”欧阳要说。
张凡知道欧阳要说什么,赶紧打断,“您不去我没底啊,而且,您看,上级发来的函!”
说着,让王红弄来的文件递给了欧阳。
欧阳一看,大头的就是欧阳红同志带队,这一看,笑的三角眼都成了眯眯眼了。
“我去能干啥啊,我又不是呼吸科的专家,领导也是,怎么能让我带队呢,副队长还是几个院士,哎呦,这个怎么行呢。”
“您不去都不行,领导觉得这个掌舵的还得您来干,我们其他人还是不太稳当。”
张凡笑着捧了一句。
“嘿嘿,还是领导水平高。”欧阳高兴了。
其实她们这一代,她们可以说是戍边的这一代,要求真不高。看着老太太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张凡心里暖洋洋的,热乎乎的。他好像看到了当年在边疆荷花基地隐姓埋名的哪些老头老太太一样。
“这鱼怎么这么小,张凡爱吃鱼,爱吃红烧的,你弄的这个一口肉都没有……”
要不说欧阳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呢,看到鱼汤,她不乐意的为难自家的老头子。
老头子也不和她一般见识,“你让张凡尝尝就知道,我这个你有钱都买不到。”
说这话,对张凡和老陈说:“来,尝一尝,她不喜欢吃这种刺多的,你们尝尝。”
欧阳尝看一口鱼汤,感觉也就那样,可看着张凡恨不得端海碗喝的架势,也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你们来也不提前说,菜有点少,今天我看你们高兴,这里有点好酒,你们几个尝一尝。”
说着话,也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标签都有了锈的瓷瓶子。
酒瓶子一打开,张凡感觉从瓶子里面倒出来的都不是酒,感觉像是黄色的机油一样,黏糊糊的都拉丝了。
张凡不喝酒,不过闻着倒是真有一种酒糟鱼的香气。
老陈口水都下来了。
“喝点,喝点,今天高兴,大家都喝点,张凡不喝算了,陈院长喝点!”
欧阳也拿着酒杯和老陈端起了酒杯。俗话说的好,喝酒之人藏不了酒,欧阳的老头子也不喝酒,看着老陈和欧阳喝酒,老陈口水都下来的样子,他一脸的得意。
三杯下去后,欧阳也不喝了,她对口腹之欲要求不高,“老陈,你自己喝,我不陪你了。”
说完对着张凡问道:“咱们怎么走,该准备的文件材料都准备好了没有。”
“不走民航,这次是茶素这边的驻军负责我们的出行。文件我让赵燕芳他们负责,走之前医院的一些事情还是要安顿的。”
“哪就快吃,吃完了回医院,有些事情必须交代,不然他们能给你翻了天,你也别一天对谁都笑嘻嘻的,没一点点严肃感。别人都不怕你!”
唠叨了几句,老陈都有点上头了,这酒喝着嘴里发甜,可尼玛真上头啊,出门的时候,张凡都要搀着一点老陈了。
“张院,好酒,好酒啊,您应该拿一瓶,这酒喝一口少一口啊!”
“想啥呢,这是三十年前,我家老头子获特级教师的时候,省里的老书记给送的。一直舍不得喝,今天便宜你们两个了!”
张凡默默的背了这个黑锅!因为他手里拿着剩下的半瓶。这是老陈塞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