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不是野人-第一二一章過早的強大不是好事情熱推

我不是野人
小說推薦我不是野人我不是野人
第一二一章过早的强大不是好事情
云川来到刑天死亡的地方,果然,刑天的尸体不见了,不仅仅是尸体不见了,就连云川部给他准备的干戚也不见了。
这个无头人似乎真的离开了,去找轩辕复仇去了。
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云川自然要想开才好,他很愿意相信那个倔强的胖子用自己的肚脐呐喊着去追杀轩辕去了。
走了也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从神话传说中也没有听到刑天复仇成功的事情,看来,只不过是人们不愿意看着刑天死的这么突然,想要给他一个体面。
刑天死的已经很体面了,仅仅是云川部就在这次的水龙卷灾害中,死亡了十一个族人,二十六头牛,两匹马,九头驴子以及三头猪。
常羊山山腰处的房屋被水龙卷毁坏了八十七座,其中有两个作坊受损严重,一个是桑蚕作坊,一个是陶器作坊。
草莓癥候群
水龙卷所到之处,满目疮痍,两人抱不拢的大树被龙卷生生的扭成了麻花,大片的竹子也被水龙卷给编成了辫子,诡异的搂抱在一起。
用来固定城门的铁锚被水龙卷生生的插在一颗失去了所有叶片以及柔弱枝条的大树干上,想要取下来,只能分解这棵大树。
好在云川部对于救灾这种事情非常的熟悉,龙卷风离开之后,重建工作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只是常羊山上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水龙卷从大河中汲取了多少水,总之,常羊山就像是用水狠狠地清洗了一遍。
山上的味道不好闻,插在树干上,竹子上的牛马,驴子,猪可以弄下来,可是,随着水龙卷倾泻而下的那些河鱼,却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腐烂发酵。
于是,云川不得不发动所有族人,漫山遍野的寻找那些腐烂的鱼类尸体。
在这个过程中,云川部损失的十一个族人尸体统统找到了,跑的最远的一具尸体在距离常羊山十八里以外的一棵松树上。
就是没有找到刑天。
派人问过轩辕了,刑天也没有去找他,不过呢,刑天双乳化作双眼,肚脐变成嘴巴,挥动干戚去找轩辕复仇的故事已经传遍了大河上游三部。
人们愿意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就连轩辕也希望这个故事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证明,长生——是存在的事情。
常羊山遭受的那场水龙卷是真的,这一点轩辕求证过,那么大的一场灾难,云川还没有办法封锁。
这场灾难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云川的威信,因为,人们突然发现,在刑天死后制造的这场灾难面前,云川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很多,很多的部族首领们已经明确的告知云川,如果云川部再不把他们当人看,他们就自杀,然后学习刑天给云川部带来更大的灾难。
其中,有好几个早就被小苦跟小鹰折磨的生不如死的部族长,竟然真的自杀了,还在临死前诅咒云川不得好死,诅咒常羊山坍塌,诅咒常羊山火山喷发,诅咒常羊山岩浆横流,诅咒常羊山瘟疫横行,大雪八十年,大旱八十年,再遭受蝗虫肆虐一万年。
可惜,他们白白死掉了,被云川派人修整如新的常羊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别说那些大的恐怖灾难了,就连一般的泥石流,滑坡之类的灾难都没有发生。
小苦,小鹰听说这件事之后非常的愤怒,将那些诅咒过云川部,却不愿意去死的部族长们,统统捉回来,特意选了一个阴云密布的日子全部砍头。
他们觉得一个小的部族长可能不足以发动一场天灾,百十个部族长全部被砍头,应该会有所反应。
小苦,小鹰两人在常羊山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然而,在那一天,一场阴云给云川带来了一场极为温和的细雨。
所以,那些部族长们根本就不是大王,只不过是一个个毫无用处的普通人。
既然是普通人,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怀念的必要,他们的部族人在看到自家族长毫无意义的死亡之后,马上又在云川部商队的关注下,选出来了新的族长。
日子还是如同以往一样的过着,云川部除过杀了他们的族长,依旧没有抢夺他们的食物,牲畜,工具,以及妻子。
在新的族长的带领下,他们反而更容易获取云川部生产的很多好东西,尤其是以前不准许售卖给他们的铁器。
很奇怪,拿到铁器的人们的服从性变得更好了,这让轩辕,蚩尤非常的不理解,这些人只要融化掉那些铁质工具,就能得到一柄柄杀人武器,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他们不知道的是,铁质的犁铧可以轻易地破开土地,让种植变得很简单,铁质的工具,在挖土,砍树,修整方面要比刀剑好用的多,有了这些铁质工具,城外的野人们,流浪野人们的生活变得方便了很多。
等到狱滑的拖后到来的大军彻底回归云川部之后,这个世界就变得非常,非常的平和。
云蠡从被子钻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母亲抱着一个精巧的笸箩走了过来,粗暴的将刚刚爬起来的云蠡按倒在床上,用一根皮尺子量过他的身体之后,又在云蠡肥硕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就重新抱着笸箩离开了。
“你又惹她了?”云蠡愤怒的朝喝茶的父亲大吼道。
云川喝一口茶水,瞅着胖儿子道:“我现在谁都惹不起,轩辕发誓要化作黄龙摧毁常羊山,蚩尤发誓要化作百丈高的魔神也要摧毁掉常羊山,所以,你父亲只能留在常羊山里瑟瑟发抖,只希望这两个人千万,千万莫要自杀,化作黄龙,魔神。”
云蠡再一次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对着尿盆撒尿,一边哼哼唧唧的道:“小苦不是已经证明过,那些人想要死后报复常羊山都是无稽之谈了吗?
还有,我觉得母亲之所以发怒,完全是因为你总是跟我睡,不跟她睡,与那些黄龙,魔神无关。”
云川叹口气道:“你难道不知道你母亲睡着后的模样吗?我最近头痛,需要一个很好的睡眠。”
遼河社長沒人愛
云蠡想了自己跟母亲睡觉时候遭受的那些苦难,有些同情父亲,不过,他还是在穿好裤子之前对云川道:“你可以自己睡,甚至可以睡到你的书房里去。”
云川走过来,摸摸儿子圆滚滚的脑袋道:“那样的话,就轮到你母亲睡不着了,她总会一夜过来找我八十次,看看女姼是不是躲在我的房间里。”
“你还可以绑住她的手脚,堵住她的嘴,这样就能睡一个好觉了。”
云川没有理会云蠡的胡言乱语,父子两来到水槽跟前,洗漱完毕之后,就来到了前厅,享受每一天都有的早餐。
元绪马猴一样趴在窗户上朝着云川跟云蠡怪笑。
今天,他的眼神是清明的,看样子还没有来得及吃蘑菇粉。
对于这一幕云川,云蠡已经见怪不怪了,父子两来到桌案跟前开始吃饭的时候,元绪就蹲在窗台上,跟两只肥乌鸦并排,只是他的身躯大的多,不过,从从形态上与肥乌鸦并无二致。
当云蠡看到元绪将目光对准肥乌鸦的时候,他就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手里抓了两个包子,再端起一碗米粥,离开了前厅。
同一时间,云川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没等父子两离开饭厅,就听元绪一本正经的对肥乌鸦道:“我曾经也是一只乌鸦……”
云川用脚关上大门之后,元绪的声音就立刻消失了,他们父子两实在是不愿意听到元绪跟肥乌鸦们愚蠢的对话。
云蠡吞掉一个包子之后对同样蹲在地上吃饭的父亲道:“我总觉得元绪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对你说的。”
云川同样吃了一个包子,点点头道:“同样也是对你说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干?明明是无用功啊。”
奢侈皇后 小说
云川摇摇头道:“他没有别的办法。”
“他可以逃跑,然后怂恿野人们谋反,或者酝酿一场针对我们父子的刺杀,还可以故意破坏我们现在拥有的平和。”
云川想了一下道:“因为天下过于太平了,人们在吃饱喝足之余,只想着如何过上更好地生活,没有人想要跟着他干坏事。”
“他可以调拨离间啊。”
云川将手里的最后一个包子递给儿子笑道:“挑拨离间那是对聪明人才有用的办法,对于一心想要吃更多食物,穿更多衣服的野人来说,没有用。”
“傻子更好骗啊!”
“错了,聪明人才更好骗,傻子一旦已经找到了他的生存之道,并且确定这个生存之道可以让他的生活过的更好,这个时候,他们的意志就像钢铁一般坚定。
没有人能糊弄这样的人去干他们不愿意干的事情。
不过啊,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这样的生活就跟一潭死水一样毫无波澜可言,社会发展的脚步会变慢,最终会停下来,甚至会倒退。”
云蠡放下饭碗瞅着父亲道:“这么说来,您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云川点点头,云蠡不解的道:“可是,这样的生活对于云川部目前的统治来说是最好的模样啊。”
云川站起身来到悬崖边上,看了一会常羊山的云海,然后对云蠡道:“没有了忧患,人就会变得平庸,没有了危机,人就会变得麻木,没有了敌人,人就会变得孤独,如果这几样一个都没有,人就会迅速腐朽。”
“轩辕,蚩尤他们就是你的敌人啊。”
云川摇摇头再次叹息一声道:“他们只会在梦里把我当做敌人,现实生活里,他们更加的珍惜我跟他们之间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