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障目之花分享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当墨檀那一手规模巨大、基数惊人的【中心开花】绽放开来,以惊人的效率与威势扩散出去后,所有观战者全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
然而这份震惊的出发点却是截然不同。
在那些看热闹的人眼里,蓝方这一手战术玩的可谓是精妙绝伦,单是一个照面就摧垮了超过十五个红方部队的外围阵地,尤其是在利用上帝视角进行俯瞰的情况下,那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骤然盛放的蓝色洪流宛若烟花般绮丽,直叫人大呼过瘾。
但在那些看门道的人眼里,在这种情况下,蓝方这一手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昏招!而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低级失误,而是一个在战略层面上堪称决定性的败笔!
……
“哇!”
选手区中,头上那两对原本因为心情微妙而微微低垂的兔耳突然支棱起来,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莱楠·列纳低呼了一声,然后轻轻拽了拽巴蒂的衣袖,小声道:“学长学长,你看蓝色那边的部队!真的好漂亮呀!”
巴蒂眉头紧锁地注视着半空中那块能够俯瞰整个战场的大屏幕,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朵莱楠口中所谓‘漂亮’的蓝色狂花,过了好几秒才攥着拳头咬牙切齿地愤声道:“那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莱楠被看起来颇为恼火的巴蒂吓了一跳,当时就不敢说话了。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巴蒂才转头看向旁边这只欲言又止的兔兔,轻声叹了口气:“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不爽吗?”
“不知道……”
莱楠特别老实地摇了摇头,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反正不会是因为花好看……”
“花很好看。”
结果巴蒂却是立刻说了一句,随即干笑道:“不过咱俩对这朵花在好看方面的定义应该不太一样,莱楠你指的多半是视觉效果,但在我看来,这则是一个完成度极高、无限接近于艺术品的【中心开花】战术,每支蓝方部队的行进轨迹都极度精准,彼此之间存在着无数种呼应方式就不说了,单论各个部队的突破点都有着多重释义。”
女總裁的貼身保安
莱楠眨了眨眼,好奇道:“多重释义是什么意思?”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巴蒂莞尔一笑,轻轻拍了拍莱楠的肩膀,对这个明显已经不再生自己气的同级学妹说道:“既然我能看出来的话,【汞金军事学院】那两位解说小姐姐肯定也能看的出来,嗯,尤其是那个粉头发的菈饵丝姑娘,我觉得她马上就要开始说了。”
莱楠皱了皱小巧的鼻子,扁着嘴拽了巴蒂两下:“我想听学长跟我说嘛。”
“但是学长想听那两个小姐姐说啊~”
巴蒂嘿嘿一笑,眉飞色舞地说道:“莱楠你仔细看看,那对双胞胎虽然看起来一模一样,但除了气质不同之外,就连身段也有着不小的差别,粉头发的菈饵丝姐姐肩膀要更圆润一些,蓝头发的雷饵丝妹妹胸部要更大一点,而且两个人的说话方式和语气区别也很大,是风格迥异的两种‘可爱’!莱楠你不觉得听这两位的解说根本就是一种享受吗?”
莱楠:“……”
巴蒂似乎把旁边这只兔兔的沉默当成了默认,顿时摆出一脸智珠在握的德行,‘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咧嘴笑道:“明白了吧,与其听我这个臭男人唠唠叨叨地讲一大堆,任谁都会选择听两位小姐姐的解说吧!”
莱楠:“……”
巴蒂又双手合十,紧贴在自己的脸颊旁,满面陶醉地叫唤了一嗓子:“唔哦!菈饵丝小姐姐踩我!”
呯!!!
腹部遭到了一记沉重肘击的巴蒂·阿瑟连吭都没吭一声,就直接呈OTZ的姿势扑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这就是学长你明明很帅气性格也很好,却一直追不到女孩子的原因了。”
眼中失去了高光的莱楠·列纳低声嘟囔了一句,随即却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用微不可察的声音低语道:“嗯,仔细想想的话,好像也……不错?”
……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同时一时间,解说席上的菈饵丝却是沉着脸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语气罕见地并没有太大起伏:“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从战术层面上来讲,黑梵牧师这一手足足用上了超过五个集团军的中心开花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在这里可以解释一下,这种没有外围部队呼应,全凭内部一个点打开突破口的变种【中心开花】战术难度远远要比普通的同类战术要高很多,正常情况下,就算有一个参谋团都未必能很好地用出这种战术,但黑梵牧师却只在晨忘语圣女殿下一个人的辅助下做到了,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雷饵丝也立刻点了点头,附和道:“是这样没错,因为五个集团军的基数实在太大了,就算用的是模糊指令,也鲜少有人能将该战术运用到这种地步,大家可以仔细观察那些正在高频率进行不规律无序移动的蓝方部队,那并不是乱走一气,而是在突破过程中快速切换威胁范围,模糊战略核心,运用得当的话会给被突破方造成极大压力。”
“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在战术层面上,黑梵牧师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战术运用。”
依然把注意力放在红方视角上的菈饵丝抿了抿嘴,沉声道:“但是,至少在我个人看来,黑梵牧师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使用这个战术,在战略层面上来讲绝对是一场灾难。”
平刀 小說
心底也抱持着同样看法的雷饵丝轻咳了一声,强笑道:“但是姐姐,既然你也承认了两位选手的水平都要比我们高上很多,那也不能排除黑梵牧师他另有打……”
“另有打算?”
菈饵丝冷笑了一声,摇头道:“我当然也考虑过这一点,但无论怎么想都不成立,或者说,就算黑梵确实有他自己的打算,至少就在这个时间点展开【中心开花】这件事本身来说,他就是在派自己麾下的部队去送死,是的,直接送五个集团军去死!”
雷饵丝对‘镜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没有办法反驳姐姐的话。
“复杂的东西我懒得说,各位也不好理解……”
菈饵丝有些烦恼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随即幽幽地说道:“那就这么说好了,中心开花是一种在局面不利于己方的情况下,非常强势的进攻战术,简单来说就是以攻代守,而防守的难度从来都是比进攻小,所以归根结底,中心开花的战术通常都是需要一个突破口或者明确目标的,嗯?谢谢。”
“不客气,姐姐。”
给声音稍微有些沙哑的菈饵丝递了杯水后,雷饵丝便随口接过了前者的话,继续解释道:“一般情况下来说,这个突破口都是和友军里应外合,打穿敌人封锁之类的,然而我们都知道,在这场战役中蓝方是没有友军的,而想从内部瓦解兵力并不逊色于自己、而且处于防守角度的红方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所以至少在我们看来,蓝方这个战术虽然能够取得一定战果,但最终却一定会被红方扑灭,而且损失绝对要远远大于后者。”
菈饵丝抬起小手,竖起三根手指:“三个集团军,最多三个集团军,福斯特绝对能够全灭掉蓝方五个集团军的进攻部队。”
“到那个时候,中界区内损失过半的蓝方部队就只能退回去了。”
雷饵丝轻点着下唇,迟疑道:“到那个时候,有着至少两个集团军的兵力优势,而且还完全占领了中界区,获得了更大战略纵深的红方基本就稳操胜券了。”
菈饵丝耸了耸肩,摊手道:“当然了,硬要解释的话也不是不行,比如说就算不怎么做,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蓝方恐怕也会被逼出中界区,红方同样会占据到绝对优势,所以与其慢性死亡,还不如殊死一搏?”
少女笑了笑,显然这话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她相信,既然那个黑梵牧师能够一直以这种强度的节奏打到现在,就绝对不可能轻易做出如此破罐破摔的决定。
二道贩子的奋斗
但如果不是破罐破摔的话,他又是基于什么才做出这种事来的呢?
有一件事雷饵丝没有想到,菈饵丝自己也没有说,那就是如此绚烂的‘开花’,绝对不是临时起意能够做出来的。
所以蓝方恐怕从一段时间以前开始就打定主意要玩这么一手了。
有什么关键的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菈饵丝柳眉微蹙,表情沉凝地陷入了思考。
其实她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只不过因为性格比较怠惰,才始终维持在比自家妹妹稍微强上那么一点的水平。
如果菈饵丝想的话,她可以变得很厉害……
而现在的她,就全心全意地希望自己能厉害一点,看透这个诡异复杂的情况。
处于劣势的黑梵牧师选择殊死一搏,这种解释可没办法说服自己。
【等等!】
菈饵丝猛地瞪圆了双眼,心中似是有了一丝明悟。
处于劣势的黑梵牧师……处于劣势的黑梵牧师……
黑梵牧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处于劣势的!?
这个问题凭菈饵丝现在的水准并看不出来,虽然拉莫洛克、理查德等人都很清楚这是因为墨檀最初的那次‘冒进’让他失去了‘节奏’,但菈饵丝的水平终究还是不够。
但就算水平不够,根据现状也可以逆推!
不是逆推那个黑梵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处于劣势的,而是逆推他为什么会在处于劣势之后始终无动于衷。
对于能跟红方打得有来有回的当事人来说,黑梵牧师是绝无可能察觉不到自己这份‘劣势’的,而他却没有针对这份劣势进行任何改变,而是很自然地一直跟对方战至现在,这件事本身就很不科学!
对于一个合格的指挥者来说,前瞻性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菈饵丝不相信在这场比赛中屡次刷新自己认知的黑梵牧师在这方面的素养为零。
上學時那點小事
也就是说,那个人是故意的,故意无动于衷,故意什么都不做,故意任由局面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如果黑梵牧师想要尝试扭转情势的话,那么在过去近一小时中的每分每秒都可以去做,他有无数次机会,而且每个机会都比现在这个要好!
理论上是这样的,除非……之前那份无动于衷本身,就是某种铺垫!
菈饵丝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竟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她懂了,又没懂。
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黑梵牧师究竟想做什么。
但是,她却忽然坚定地觉得一定会发生些什么。
这就足够了。
菈饵丝释怀地笑了起来,没有再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思考的速度肯定比不上答案揭晓的速度。
忽然,少女的身形陡然一僵。
因为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诚然,自己这种水平的人是很难思考出个所以然的,哪怕猜到了黑梵牧师思路的大方向也没用,但如果是能在黑梵面前一直掌控着节奏的福斯特,只要好好思考的话,肯定是能够看穿一些东西的。
但是……
但是!
菈饵丝下意识地攥紧双手,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个呈现着红方主视角的小屏幕,心里无论如何都难以平静下来。
屏幕上,大量的蓝色标记正怒海狂涛般地席卷而来,角落中的警报等级已经上升到了最高,数十个外沿阵地正在敌人汹涌的攻势中摇摇欲坠,在集团军规模的厮杀中,双方的部队正在成建制地大批量消失,正如她自己之前所说的,尽管不合时宜,但黑梵牧师确实已经把这场规模浩瀚的【中心开花】玩到了极致。
换而言之,饶是理论上有实力撑下这轮狂袭,紧握胜算的福斯特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很有可能被分明就是在垂死挣扎的蓝方部队给掀翻了船!
給力 小說
而在这种情况下……
福斯特·沃德真的有余力去思考黑梵牧师究竟在期待着什么、藏着些什么、谋划着什么吗?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