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 txt-第1594章 盯着裡面相伴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一品阁,一个从不对外开放的包房里。
三人相对而坐,神态各异。
王元开低着头,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弥勒佛男子双眼微眯,看不出明显的表情。
唯有英俊男子靠在椅子上强忍着笑,不住的抖动着二郎腿。
“哈哈哈哈、、、”,在憋了很久之后,英俊男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随即,弥勒佛男子睁开眼睛,脸上的横肉堆着一堆,笑得活像一尊真正的弥勒佛,那双刚睁开的眼睛在笑容下与刚才没睁开没什么两样。
王元开叼着烟,嘴角也扯开难以抑制住的笑容。
笑了半天之后,英俊男子长叹一声,说道:“元开兄,让我来猜猜。王叔叔肯定给你大骂你一通幼稚,然后让你不要参合”。
王元开弹了弹烟灰,淡淡道:“他压根儿就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鬼医神农
追天
英俊男子呵呵笑道:“王叔叔之所以这么说主要原因不是不相信你,还是想让你放弃”。
王元开微微一笑,“想来刘叔叔也是一样的态度吧”。
英俊男子朝王元开竖起大拇指,说道:“元开兄料事如神,不过我也同样不认为我爸是真的完全不相信”。
弥勒佛男子淡淡道:“我爸倒是没有说不相信”。
英俊男子咦了一声,半开玩笑的嘻嘻笑道:“陈叔叔倒是一股清流”。
弥勒佛那字不悦的皱了皱眉说道:“他认为所谓的资本,在国家权力面前都是个屁,根本不值得一提,压根儿就用不着我来操这个心”。
英俊男子叹了口气,“陈叔叔还是打心眼儿瞧不起你啊”。
弥勒佛男子面带愠怒,“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你家老爷子生了六个儿子,就你爸这一房最没出息”。
英俊男子脸上的嬉笑变得有些阴森,但随之又呵呵笑了起来。
“所以嘛,我们才需要努力嘛”。
英俊男子转头看向王元开,“元开兄,王叔叔可是出了名的家教严格,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应对下来的”。
王元开昂起头,神色严肃道:“我王家世代忠烈,战争年代为国家和民族抛头颅洒热血,和平年代为华夏的繁荣富强殚精竭虑,如今该轮到我了。我王元开虽然没有爷爷他们开天辟地的能力,但是老爷子的热血和担当深深的镌刻在我的骨血之中,永远也无法磨灭。哪怕死,哪怕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我也在所不惜”。
王元开身上无形中透露出一股豪气,“何须应对,我砰的一声重重关上门就离开了家,这一次,我要跟他抗争到底”
英俊男子双手高高竖起两个大拇指,“高、实在是高、高得不能再高。王叔叔虽然严厉,但性格刚正,深得王老爷子遗志。即便他理智上要阻止你,但情感上却早已与你产生共鸣。如过我猜得没错,王叔叔嘴上骂你,心里面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和欣慰”。
“元开兄,你这演技简直是绝了”。
王元开转头瞪着英俊男子,“这不是演戏,是事实”。
英俊男子立马一本正经的说道:“对,是事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继承先辈们的遗志,是为了扫除那些与国家和人民为敌的牛鬼蛇神”。
弥勒佛男子撇了两人一眼,淡淡道:“自己的老爸自己了解,我爸打心眼里就没正眼瞧过我,他是不会轻易相信我的判断的,除非有实质性的进展,要不然他只会以为我们是几个小孩子过家家”。
英俊男子淡淡道:“陈兄说得没错,自己的老爹自己了解。我爸这一房不咋地,但是我爸还是挺相信我的聪明才智的。他嘴上虽然说不相信,实际上他心里巴不得这件事是真的。别看他快六十岁了,骨子里比我还不服气,天天都琢磨着怎么超过我那五个伯伯叔叔。以他的老谋深算,多半是认为时机还不成熟,还想观望观望”。
王元开说道:“你说得没错,人老成精,他们比我们要稳重得多。而且上面的事情确实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弥勒佛男子笑眯眯的看着王元开,“王叔叔刚正不阿,以他的性格,即便打心里不想参合,但考虑到会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多半也会硬着头皮去找一些老朋友聊一聊。我们也算是取得突破性进展了”。
王元开淡淡的看着弥勒佛男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功名利禄四个字,别贪心样样都想沾,小心贪多嚼不烂”。
弥勒佛男子微微笑了笑,“元开兄,大家都这么熟了,这里又没有外人,没有必要了吧”。
王元开冷冷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们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自己”。
弥勒佛男子轻哼了一声,“元开兄,你的那些堂兄弟姐妹,哪一个不是身家过亿的隐形富豪,我就不信你一点也不眼红”。
王元开冷哼一声,“虚名浮利,我为什么要眼红”!
英俊男子见气氛不对,赶紧打圆场说道:“好了好了,这才到哪儿跟哪儿啊,现在就开始内讧,以后还怎么整”。
王元开渐渐的平复了下来,“我今晚之所以把你们叫过来,是因为陆山民回天京了”。
“他要来”?弥勒佛男子语气也平缓了下来。
王元开点了点头,“消失了那么久,也确实该见一见了”。
英俊男子呵呵一笑,“哎呀,这么长时间,我真有点想他了”。
、、、、、、、、、、
、、、、、、、、、、
皮衣男子在打电话报告了自己这边的情况的之后,他又询问了其它几路人马,但都没有找到黄九斤的行踪。
一天一夜没睡觉,皮衣男子很累,但躺在床上却睡不着,这次最终太重要了,重要的是不是找到黄九斤本身,重要的是很可能会最终到那个自称‘戮影’组织的老巢。
现在正值关键时刻,那个与他们一样隐秘的组织,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作为组织的一员,他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什么,不是你在别人面前很强大,而是你在别人面前,别人却看不见你。
隐秘的力量,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躺在床上,他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出窗帘的那一抹抖动,直觉告诉他,当时窗帘背后肯定有人。
在床上挣扎了很久,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
皮衣男子翻身而起,站在窗前连续抽了好几根烟,然后穿上皮衣,出了房间的门。
、、、、、、、、、、
、、、、、、、、、、
楼上,蚂蚁和苍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蚂蚁坐得很不自在,不时扭动屁股,又时不时抓耳挠腮。
“老大,要不我们把黄九斤转移走”?
苍鹰摇了摇头,“他的伤很重,不能再颠簸”。
蚂蚁长吁短叹,“杀了那家伙也不是,避开他也不是,那怎么办”。
苍鹰冷冷道:“等”!
蚂蚁问道:“等什么”?
苍鹰淡淡道:“等他离开”。
蚂蚁担忧的说道:“他要是住上十天半月怎么办,邻水镇就这么屁大点地方,时间长了早晚会被他查到蛛丝马迹”。
苍鹰从兜里拿出一盒一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
蚂蚁憋了很久的烟瘾,一见到烟盒亮眼放光,正当他以为苍鹰会给他一支的时候,后者在点燃烟后直接将烟盒又放回了兜里。
蚂蚁舔了舔厚实的嘴唇,舔着脸说道:“老大,给我一根呗”。
苍鹰撇了他一眼,“你还有脸要烟抽”?
蚂蚁满脸委屈的说道:“老大,我好歹救了你儿子,要不是我,您就得断后了”。
苍鹰冷哼一声,“如果为了救儿子而暴露了三十公里外的秘密基地,我宁愿断后。要是真出了状况,我也要你断后”。
蚂蚁下意识的加紧大腿,“老大,你也太狠了吧”。
苍鹰越看蚂蚁越来气,“谁叫你自作主张跑去的”?
蚂蚁愈发的委屈,“高昌让我去的”。
“他让你去你就去,他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蚂蚁一脸的郁闷,“我还不是想立功,他告诉说要是救了您的儿子,你肯定会给我记一大功,还会给我涨工资”。
苍鹰冷哼一声,“你这个月的工资充公”。
“老大”?“多少留点烟钱呗”。
突然之间,苍鹰眉头一皱,牙齿紧紧咬住了烟头,然后抬手阻止了蚂蚁继续说话。
蚂蚁也突然意识到不对,猛的转头看着门口方向。
十几秒过去,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外面楼道响起。
苍鹰缓缓起身,抬手关掉了客厅里的灯,然后走到门口处,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门上的猫眼。
又过了十几秒钟,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中。
皮衣男人怔怔的站在门前,大概站立了有两三分钟,然后抬手敲响了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皮衣男人很有节奏的敲了三下。
又停留了两三分钟,男人蹲下身子,缓缓的朝地上趴了下去。
屋子里,苍鹰迅速横移一步,一步跨到了几米开外柔软的沙发上,没有发出丁点声响。
乡镇旅馆的门只是一般的木门,门的底部有着一丝可透光的风险。
皮衣男人就这么趴着,没有起身,一双夜莺般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