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蓋世笔趣-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檀先生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妖神殿,是妖族在浩漭的象征。
龙族被打落神坛,鬼巫宗和地魔的迅速沉落,包括神魂宗的远走天外,浩漭对星河异族的震慑,对星空巨兽的轰杀。
在背后,皆有这座妖神殿的影子。
此殿,自从坐落在寂灭大陆起,殿主就是那只姿态高傲的紫色凤凰,而妖神殿也是她的脸面。
妖神殿的倒塌,岂不是在打她的脸?
众人看不到极慧的踪影,只知魔主檀笑天呼啸而至,然后以黑暗穹顶般的霸烈压迫力,压碎了整座妖神殿。
魔宫,妖殿,同处寂灭大陆北部,乃天下魔和妖的领袖。
而且在檀笑天这个异类没横空出世前,魔宫、妖殿一向都是坚实的同盟关系,共抗源血大陆的三大上宗。
以前一代代的魔主,和妖凤保持着友好,从没有撕破脸过。
谁也想不到檀笑天这家伙,在神魂宗渐渐展露力量,在虞渊将韩邈远逼出浩漭以后,竟回来摧毁了妖神殿。
神魂宗没乱,这个存在多年的至高联盟,最需要团结的时候,却被檀笑天砸了。
这做的是什么事啊?
无数留意妖神殿动向者,震惊的同时,也在思考檀笑天出手的理由。
然而,他们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为何魔主会在妖族入侵深黯星域,在最需要根基稳定时,硬生生崩塌了妖神殿。
檀笑天究竟有多恨至高妖凤?
“徐姨,我们?”
詹天象和赵雅芙,还有许许多多以人族之身,修炼了妖决的修行者,看着象征至尊妖凤的宫殿倒塌,全都傻眼了。
因为下手的是魔主檀笑天,而不是外域强敌,甚至还不是神魂宗!
“那位没回来前,谁也不是魔主的对手。他毁的只是妖神殿,连那些大妖都没动,我们还是先离开比较妥当。”徐子皙轻声说。
随后,她下达了命令,让所有修炼妖决的人族,和她先去芜没遗地。
虞蛛离开后的芜没遗地,名义上还是妖殿的辖境,可活动的妖族已经不多。
徐子皙选芜没遗地,还因为此地和荒神大泽相隔不远,附近另有陨月禁地,要是檀笑天当真疯了,她还能领赵雅芙、詹天象般的人,去那些地界避祸。
“头疼!真是让人头疼啊!”
赤魔宗的秦珞,揉着酸胀的太阳穴,对旁边的周苍旻说道:“我以为他是回来力挽狂澜,是要将虞渊等人撵出去的,你能想到他回来就是为了毁妖神殿?妖神殿倒塌了,妖凤、白色天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暂时,恐怕还疯不了。”周苍旻哑然道。
倒塌的妖神殿内,有黑暗电流“哧哧”作响,镌刻在殿堂的古老妖文,如被一股股力量破坏。
此刻,有暗藏的血脉道则被篡改,这让不少九级的妖王,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尤其是在荒神大泽那边。
效忠于荒神的,一些没离开浩漭的妖王,感觉心脏内一种隐藏很深的压制力,如绷紧的弦突然断裂。
曾经,这些妖王但凡想到了妖凤,心脏都会颤栗,会本能地感到恐惧。
他们现在没这种感觉了。
妖凤依然令他们敬畏,可已没真实存在的血脉力量,时时刻刻潜藏在他们心脏,仿佛随时能捏死他们。
“她的血脉制衡,她对浩漭众生鲜血的调集和拿捏,竟然有人能撬动!”
大泽最深处,荒神留下的那个孩子,感受更加的直观清晰。
“怎会变成这样?”
曹嘉泽揪着头发,根本不能理解檀笑天的所作所为,他想不通这位荒诞的魔主,怎么就突然摧毁了妖神殿?
妖神殿毁了,意味着妖凤一旦归来,和檀笑天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他们的宗主韩邈远恐怕也劝阻不了。
“还有,魔主和白色天虎还是战友。他和天虎在天外出生入死,不是有很深的交情吗?他看妖殿那位不爽,也多少给天虎大人一点面子吧?”
曹嘉泽也以为檀笑天回来,是找虞渊、祖安等人算账,结果却让他懵了。
“檀先生看似乱来,实则是最清醒的那个人。他不仅清醒,而且他敢放手去做,敢第一个当刺头。有如此人物在,当真是浩漭之幸。”
摄魂神王绵柔醇厚的奇异声,在虞渊的心间响起,她对檀笑天竟然给予了敬称。
——檀先生。
“从妖凤召集所有异兽,正式向深黯星域阳脉动手起,她就选了一条和所有智慧生灵对立的大道。檀先生该是看出了,她不仅会和各大智慧异族为敌,还会和人族分道扬镳,于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
“檀笑天本就不满她,所以在时空之龙前,也在我们之前,率先向她开刀了。”
“古往今来,魔道的第一人,他当之无愧。”
摄魂称赞道。
“还有……极慧。”虞渊提醒。
地底深处,和出自魉域的阴脉源头,还在进行战斗的摄魂,因虞渊的提醒沉默。
呼!
性格!マジカル! !魔理沙パーーーッン! !
从浮生界而来,被她附体的星族小姐丹妮丝,飞到幽瑀炼化的,那座圣洁如白雪般的阴山之巅。
丹妮丝通体星光熠熠,可神色迷茫,她以空洞\眼神望着陌生的大地。
她的灵魂意识,从她体内的隐秘地,一点点地回归。
她在回想她这段时间的经历,她感觉有许多奇妙的魂术,融入到她的鲜血,烙印在她的血脉晶链内。
那些魂术是如此的新奇玄奥,她似乎还全部施展过,用心去想时,鲜血和血脉晶链的魂术就有影迹浮现,仿佛有人仔细为她讲解,告诉她灵魂和血脉该如何串联。
浓厚阴气从这个奇特的世界八方汇聚,融入她的灵魂和体魄,帮她淬炼魂和体。
丹妮丝感觉很美妙,脸色渐渐平静安详,用心体悟恐绝之地的奇特。
“放心,我会兑现我做出的承诺。”
没进入浩漭前,时而在她体内响起的声音再现,这让丹妮丝猛地醒了,也突然为之振奋,喜呼道:“摄魂大人!”
“虞渊就在你头顶的半空。对,就是那片莹白的天幕,那是斩龙台。”
“你先洗涤灵魂,尽可能凝炼阴能在血脉内。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激发潜力和根骨,才有望在将来令血脉蜕变。”
“……”
听到虞渊在丹妮丝愈发沉淡定,依照摄魂所说的方法,通过恐绝之地强大自身。
“虞渊。”
她的视线从那莹白天幕收回,旋即心安地闭上眼,脑海再无杂念。
“她现在安全了,你只需留斩龙台在此,而不必继续防备什么。因为,阴脉已成不了气候,它被我锁在那深潭中。”
“我已在消化它,参悟它的法则权柄,且要不了太久。”
摄魂的声音信心十足。
“我在天外的本体真身,正在同步铸造神位。待我神位凝成,我就会去千鸟界挑战林道可,会一会那位人族剑道的至高者。”
虞渊低头俯瞰,瞧见一条条阴间冥河停止了流淌,如被外力给凝固了。
众多的阴魂鬼物,如琥珀内的蚂蚱,一个也蹦跶不起来。
代表阴脉源头的深潭,外圈银灰色光辉流溢,可在潭水的表面,仿佛开了一朵朵紫色小花。
每一朵紫色小花放大百倍,就看到花骨朵内,正聚拢灵魂法则凝做的灰白线条。
灰白线条成了那些花骨朵的养分,让摄魂的一簇簇魔魂,接收着和轮回转世相关的,更多更深的奥秘。
“对林道可有几分把握?”虞渊问道。
“五成吧。”
摄魂低声轻笑着,又斟酌了一下,再次回应道:“五成不低了。在我们这边,除非你封神成功,不然还就我的胜算最高了。”
“被你找到带回灰域的星霜之剑,她的极寒之力,如果得到源血大陆那股极寒的加持,兴许能威胁到所有感悟灵魂秘术者。”
“另外,莫白川一旦以极炎得道封神,他对血肉生灵的危害将暴涨数十倍。”
“极致森寒连灵魂念头都能冻裂,而极致的烈焰,也能将血肉生灵烧成灰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