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第三六一章 惹上麻煩了推薦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
小說推薦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2月27日,二月初五,星期四。
柳青的生日已经过去了。
丁芸本来想留着柳青在羊城多呆几天的,可是当天上午,秦昆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老板,你回来一下,我们这边惹上了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柳青问。
“被无赖给讹上了。”秦昆很无奈的说道。
“怎么讹的?”柳青感觉特别的奇怪。
秦昆的声音很郁闷:“天天堵在鼎盛大厦门口,要我们给他钱。”
柳青愣了一下:“凭什么要我们给他钱?”
“他是莫小蝶的父亲,就说莫小蝶是他女儿,他把女儿养了那么大,要我们将他女儿挣的钱都给他。”秦昆郁闷的说道。
柳青想了起来,莫小蝶有一个吸毒的父亲,就因为吸毒弄得家境败落,她在音乐学院上学的时候都没有学费,只能自己挣钱,她妈也因为这个原因离婚了。
莫小蝶得了红斑狼疮,最后只能选择流浪,跟着也有着关系。
学费生活费都要自己来挣,休息时间很少,再加上营养不良,得了这个病,很快就恶化了,然后又没钱可治,只能流浪。
那个时候,莫小蝶跟她父亲已经没有联系了,甚至于这个父亲是生是死她都不知道,也没有去找寻过。
后面病情稳定了,每个星期开直播的收入也还行,经济来源稳定,生活质量得到了提高。
不过她也没有去寻找。
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意愿。
——这个父亲这几年带给她的回忆都是痛苦的,在她心中,已经当这个父亲死了。
她对于那个家最后的记忆就是某一个寒假,她提着行李箱回家,发现门锁换了,敲开门,是一个陌生的人,告诉她,这是他家。
那房子已经被她父亲给卖了。
对于她而言,精神上的家,物理上的家,都已经没有了。
她微信的签名是——回忆是一条迷路的小狗,在陌生的门外徘徊。
就是跟这个记忆有关。
她跟柳青聊天的时候,说到过这事情,那时脸上的哀伤,柳青至今还记得。
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父亲人间失踪。
没想到,现在她日子过得好了一点,这个父亲又找上来了。
久嵐 小說
原因只有一个,要钱。
柳青听到这个要求,顿时就怒了:“凭什么啊?我们凭什么要把小蝶的钱给他?”
秦昆道:“他的理由就是他把他女儿养那么大了,他女儿应该要赡养他。他让我们将小蝶的地址交给他,他去找小蝶,要不就让我们将小蝶挣的钱都给他。”
“不能将小蝶的地址告诉他。”柳青连忙说道。
吸毒的不能把他当做人来看待,不能指望他有什么人性存在,将莫小蝶的地址告诉了这种毒鬼,谁也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
“这个当然,”秦昆道,“小蝶的地址我们肯定不会告诉他。现在的情况就是他堵着我们,找我们要钱。”
“这个不能报警吗?”柳青问道。
说到这个,秦昆更无奈了:“昨天他堵到了我们公司门口,我们报了警,但他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警察来了也不能将他怎么样,只是让他离开了鼎盛大厦。现在他在鼎盛大厦外面,没采取过激的行为之前,我们也没有办法报警。”
柳青想了一下,也觉得挺头疼的。
莫小蝶的父亲能够找到这里,他倒没觉得有多奇怪。
一个吸毒的人,倒不一定不会上网刷视频,确实有一定的几率知道莫小蝶的存在。
莫小蝶的人设是一个网络歌手,并不是漂亮女生,她在直播间美颜开得不大,没有将自己的面貌改变,只是做了一个轻微的磨皮的处理,保真度九成以上,认识她的人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
知道莫小蝶的存在不奇怪,知道莫小蝶是天元传媒公司的签约主播也不奇怪,那都是公开可见的资料。
知道了这些,网上查一下,就能知道天元传媒的总部在哪里。
一个吸毒的为了吸那一口,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奇怪。
只要知道能够从莫小蝶这里弄到钱,再不要脸的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这样的人很危险。
他问秦昆:“不能报警说他吸毒,把他送进戒毒所吗?他应该还在吸毒吧?”
秦昆苦笑道:“我们跟警察说了,但是根据调查,他刚从另外一座城市的戒毒所放出来,才几天的时间,也做了毛发检测,没有吸毒,没办法把他送进戒毒所。”
柳青的眉头皱了起来。
问秦昆:“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没有什么办法,”秦昆很老实的说道,“所以才需要让老板你回来处理。”
要是在一年前,他有的是办法来处理这样的事情。
可现在,天元传媒公司做起来了,他也是股东之一,有着光明的前程,不想沾染一些黑暗面的东西毁了自己的未来。
那些见不得光的办法,只能放弃。
柳青想说我也没办法,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个太示弱了。
他是一个当老板的人,不能说这种示弱的话。
闷闷的说了一声:“那我想想办法吧。”
这件事情挺恶心的。
最为恶心的地方就是缠上来的是一个烂人,恶心是恶心,但又没有犯什么滔天大罪,想要把他送进去关上几年都不可能。
就算报警了,一般也就是一个批评教育,连拘留都够不上。
就算拘留了也没用,这种人只要还活着,放出来就会继续来恶心人。
送进戒毒所也一样的没用。
送进去了,不用多长的时间就会放出来。
有的人毒瘾犯了,杀人抢劫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跟这样的人对着干,又太不值了。
那就是一堆烂泥,一个人形渣滓,不值得为这样的玩意儿做出任何的牺牲。
不可思議的遊戲
可这件事情还是要处理。
这样的货色老是堵在鼎盛大厦门口,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只能选择回去。
在鹏城,通过送口罩以及卖口罩,他也有了他的人脉圈子,认识一些有能力的人,看能不能处理这件事情。
实在不行,求助于胡秘书,也要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