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討論-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同淋雪,共白頭相伴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太玄北境,神州大夏,神京城东,道宫附近,大雪依旧。
几乎下了一天的鹅毛大雪,将整个幽州,完全覆盖在一片银装之下,尤其是神京城,雪量格外巨大,皑皑的白雪,几乎将所有的建筑都通通盖住。
不过这漫天飞舞的雪,盖不住整个神京城的躁动,因为前线战事的开启,后方的整个大夏子民,皆处于亢奋和忐忑交织的情绪之中。
大夏这个年轻的国度,自神州浩土再到太玄为尊,这自阡陌中崛起的艰辛霸主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而是伴随着一场接着一场的血战。
每一场血战之后,大夏这个伟大的国度,便会向前迈出一大步,同时整个大夏子民,对于胜利的意志,依旧高昂。
一旦战事起,整个大夏,便完全进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状态,上至庙堂高官,下至贩夫走卒,全部开始为这场大战服务。
另一方面,大夏无数城镇内的茶楼,酒肆之中,大量子民相互聚集,一边交谈,一边等待着前线每日战报的来临。
最无聊4 小说
自从赵御入主大夏以来,这个国度至今保持着一个极为恐怖的战绩,那便是逢敌皆克,遇战皆赢,未尝一败!
恐怖无比的战绩,给予了所有子民以无限的信心,因此神京城内的无数酒楼里,气氛并不凝重肃杀,所有人相互交流之间,还带着笑意:
“据说那些上古仙人,每一位都是修为不凡的大修,这一战,怕是不容易。”
神京城东部郊外的一座酒楼内,一位年级颇大的老者,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张嘴开口,而此时北境的天气已经颇为寒冷,在老者说话的同时,一道白烟向前飞出,像是一道飞剑。
老者的话音落下之后,其不远处,一位中年男子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回应声传出:
“老先生,那你可小瞧了咱们大夏的钢铁洪流,我年轻的时候,是上过战场的,在战场之上,哪怕是修为再了得的大修士,都显得极为渺小,这些上古仙人哪怕是有通天之力,也翻不起大浪。”
“话虽然这么说,但老夫还是有些担忧,毕竟这一次非同以往,这所谓的上古仙庭,那可是出现在神话之中的存在。”
老者这一声带着苍老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纷纷点头,随后这座酒楼入口处,一位身穿道宫紫袍的人影,付钱之后,拿着一壶还未喝完的酒,起身推开门,迈入雪中。
大雪纷飞,摇曳回旋,这道人影就这般沿着铺着积雪的街道,走向自己几乎生活了半辈子的小院子。
莫约小半会之后,紫衣人影的出现在了自家院门之前,随即他仰头将手中的酒一口喝完,握着空酒壶,对着不远处的雪地一丢。
下一息,这空酒壶便划过了一条弧线,飞入了不远处的雪堆之中,紧接着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之后,中年男子脸上笑了笑,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关门一推开,一股极为浓郁的饭菜香味便直接扑面而来,随后紫衣男子脸上的笑意更浓,张嘴开口道:
“夫人,这会儿做什么好吃的,也太香了。”
话音落下,一位身材风韵,围着围裙的中年妇人,于不远处的厨房里探出了脑袋,望了一眼正站在雪中,并未打伞的紫衣男子,眸子一眯,带着些许责怪的声音传出:
“正阳,你怎么又不打伞,看这会儿雪都盖满了你的头了。”
“那岂不是是很好,同淋天上雪,也算此生共白头了嘛!”
楚正阳这道带着打趣的声音落下之后,中年妇人姣好的脸上,直接浮上了两朵红晕,随后于厨房之内走出,三步并作两步,向着紫衣中年男子走来,一边走,一边开口道:
“你呀,就知道贫嘴,若是按你这说法,这白头若是雪可替,世上何来苦心人?”
“夫人,你这话可不对,太悲观了,不妥不妥。”
“我这不是悲观,而是不会再像年轻时候那样,上了你花言巧语的当!”
这道带着些许傲娇的话音落下,这位气质非凡的中年妇人,来到楚正阳的面前,伸出手,替后者扫掉肩膀和头上的雪,同时柔和声音传出:
“这些日子言言这个丫头一直嚷嚷着想吃闷笋,今儿早些去买菜的时候,刚好瞧见了不错的焖笋,就直接买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厨房里闷着,对了,今日你怎么这么早便回来了。”
说到此处,中年妇人动作忽然间一动,随后凑到楚正阳的身前,洁白的鼻翼动了动,就如同嗅着味道的猫咪。
下一息,中年妇人的眉头紧紧皱起,提高了不少的声音,直接响起:
“好你个楚正阳,竟然偷偷喝酒了,你不是有好些日子都不喝酒了么,就连你道宫老宫主给的桃花酒,你都找了个地方埋了,怎么,今日肚子里的酒虫闹起来了,又忍不住去了喝酒了?”
中年妇人这开口的声音之中,有着些许责怪,不过很快,她的话语便直接戛然而止,因为其面前的楚正阳,骤然间张开了双臂,将中年妇人直接搂在了怀中,紧紧抱住。
在这一刹那,妇人白皙的脸上,瞬间涨的通红,双颊又是两朵红云浮起,哆哆嗦嗦的开口道:
“正阳,这是作甚,赶紧把我放开,这会儿闺女该回来了,被看到了多不好。”
逍遙 遊
话音未落,张开双臂,紧紧搂着自己妻子的楚正阳,将头靠在后者的肩膀之上,缓缓闭上眼睛,喃喃开口道:
“夫人,就让我抱一会。”
楚正阳这有些疲惫的言语传出之后,中年妇人的内心骤然间一软,随后抬起手,轻轻抚着楚正阳的后背,轻轻开口道:
“夫君,无论发生什么,我在,我一直都在。”
这道轻柔的抚慰声,于大雪之下响起,向外飘散,就好似一直于风中吟唱,渐渐的,一片片雪花于天穹之上飘落而下,如同泪坠,染白了院子里二人的头发。
同淋雪,共白头!
相互陪伴之人的意义,或许便在于走过无边黑暗之后,会发现风雪尽头,始终有一盏灯火,在默默的等待着,从不曾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