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操盤手札記 愛下-第九百一十六章 有回扣(2)讀書

操盤手札記
小說推薦操盤手札記操盘手札记
苟峰已经仔细盘算过了,那210万元的回扣,他打算自己拿100万,给潘祥瑞80万,给汪经理30万。
潘祥瑞是这件事情能否谈得成的关键人物,给他80万元不算多。好在他并不清楚回扣的总额是多少,所以潘祥瑞应该也不会嫌这80万元太少。
至于给汪经理的30万元,苟峰倒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要不是汪经理知道这笔回扣的总额是210万元,苟峰很可能只会给他十多万元就把他给打发了。可问题是这个赚钱的机会最早是汪经理找来的,真要是只给他十多万元,苟峰担心他觉得彼此的差距太大,心里不平衡,保不准就会在发牢骚的时候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这样对自己不利。所以为了堵住他的嘴,苟峰这才很大方地拿出30万元来给他。
潘祥瑞听到这里才意识到苟峰说的这件事确实非同小可。苟峰今天之所以敢要求自己上来和他谈,而不是他下去钢厂找自己,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要躲着集团董事长龙运凯。
潘祥瑞眼睛一瞪:“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什么性质?”
苟峰见潘祥瑞突然变脸,被吓了一跳,他很尴尬地说:“其实我也是为集团着想,如果这件事情能谈成,集团今后的硅锰合金供应就不成问题了。而且我们在他的冶炼厂还能有一份长期的投资回报,这确实是一箭双雕的事情。至于回扣的事情是周厂长主动提出来的,其实就算没有回扣这件事,这笔生意也是划算做的。”
苟峰见潘祥瑞还是不说话,心里突然没底了,就说:“要不我就去回了他吧,以后有机会再说。”
潘祥瑞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问:“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我是葫蘆仙 不枯萎的水草
“没别人了,就你我俩人知道。”苟峰知道潘祥瑞老谋深算,非常谨慎,要是他知道锰矿组的汪经理也牵扯在其中,他可能就会打退堂鼓,这件事情就可能谈不成,所以苟峰就把汪经理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也隐瞒了。
潘祥瑞听完后迅速在脑海里盘算开了。苟峰刚才的话很有道理,作为集团副董事长兼钢厂厂长的他,非常了解硅锰合金在钢铁冶炼过程中的重要性。这项原料如果能有一个稳定的供应渠道,对整个钢厂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可是那80万元回扣的事情不是小事,万一走漏了风声,自己拼尽半生心血才混到的副董事长兼钢厂厂长这个职位很可能就完蛋了。
可是除此之外,这件事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错过了它就等于错过了一个稳定的原料供应渠道,也错过了唾手可得的80万元,这让潘祥瑞又怕又不心甘。
苟峰一直偷偷注视着潘祥瑞脸上表情的微妙变化。刚才潘祥瑞问他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的时候,他就听出点味道来了。现在见潘祥瑞沉思着不说话,老奸巨猾的他就知道潘祥瑞已经开始动摇了,于是他也不说话,静静地等着潘祥瑞自己拿主意。
潘祥瑞作为集团副董事长兼钢厂厂长,级别和收入都不是苟峰可以相比的。但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苟峰心里很清楚,任何人都不会嫌钱多的,潘祥瑞肯定也一样。
寵魅 魚的天空
刚才自己已经把这件事情的好处摆得很透彻了,他相信潘祥瑞会给自己一个不错的答复。即使潘祥瑞拒绝,他应该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龙运凯。因为龙运凯更加多疑,他一旦知道潘祥瑞曾经和自己私下讨论过这种事情,那潘祥瑞自己也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潘祥瑞问了一句:“这件事情会不会漏出去?”
苟峰一听潘祥瑞这话不由得心头大喜,但是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对潘祥瑞说:“潘总您放心,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从任何一个角度看,我们跟合金厂合作都是一件好事,没有人会多想的。”
“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干?”
“应该就是最近吧,他们说资金越早到位越好。”
“这事儿我可不敢打包票啊,要龙董事长点头才算数。”
苟峰高兴地又给潘祥瑞斟了一杯茅台酒,然后说:“这我知道,只要您开口跟龙董事长说这件事情,那就十拿九稳了。谁不知道厂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您说了算,龙董事长只不过是最后拍板而已。”
潘祥瑞还是不放心:“这件事情你可得办稳妥一点哈,要不然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还有,不是我去跟龙董事长说,是你去跟他说。你得先把这个建议交到集团管理层这边,然后我才好从旁边说话,不然这个事情的程序就搞反了,龙董事长心里会生疑的。”
苟峰拍着胸脯说:“对对对,潘总您说的对,我立刻就写报告。至于这件事的稳妥性上您尽可以放心,我在您手下这么多年了,您还不知道我吗?”
潘祥瑞意味深长地说:“你可别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你今天可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苟峰听了一愣,他不知道潘祥瑞这话到底是褒还是贬,一时想不出如何回答潘祥瑞,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潘祥瑞喝了一口酒,然后问:“你说的重要事情谈完了吗?”
醫 律
他这话又让苟峰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实话实说:“谈完了。”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苟峰一头雾水,他不知道潘祥瑞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在一刹那间,他脑海里曾经闪过一个念头:潘祥瑞不会是要自己现在就兑现一部分回扣给他吧?没有这个道理啊!
风流仕途 那年听风
潘祥瑞见苟峰既紧张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就说:“你以前不是跟我说只要我上来,你就请我吃饭喝酒唱歌跳舞吗?现在只谈事情喝闷酒有什么意思?”
苟峰恍然大悟:“哦,您说的是这个啊,没问题没问题,吃完饭咱们就上楼到KTV包房去。”
潘祥瑞进一步要求说:“你们公司那个小黄呢?现在事情谈完了可以打电话叫她过来了,这小丫头唱歌跳舞可是一绝啊。”
苟峰一听就知道惦记着黄娟美色的不仅仅只有自己,他心里虽然很不是滋味,脸上却满脸堆笑地说:“潘总,实不相瞒,黄娟已经从龙盛贸易辞职走了,要是她还在公司的话,我肯定会让她过来陪你的。”
“辞职走了,真的假的?怎么这么巧?”
“真的。”
潘祥瑞不怀好意地笑着问:“她为什么辞职走了,是不是你搞人家了,人家忍受不了才辞职的?”
苟峰努力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您可真会开玩笑,她辞职可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唉,她走了确实有点可惜,以后到你们这里来唱歌跳舞就没什么味道了。”
苟峰说:“看您说的,天下美女层出不穷,这家KTV漂亮妞多了,待会儿上去我帮你挑。”
“是吗?”
“那当然了,这我能骗你吗?而且这家KTV的小姐走的都是清纯路线,感觉特别好,你上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有点意思啊,待会儿得去看看。”潘祥瑞来了兴趣。
合金厂厂长周仁把要融资扩建冶炼厂的消息告诉汪经理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忐忑,他不知道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龙盛贸易公司是他最大的客户,也是他抛出融资绣球的第一个对象。要是这第1次融资都不成功的话,接下来的难度就更大了。
三月精真是頑皮可愛
可要是这第1次融资能成功,那情况就另当别论了。这家公司背后的龙腾集团是江南省举足轻重的钢铁集团,把他们拉进来做自己的合作伙伴,融资扩建冶炼厂的计划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很有力的背书。有这样的背书在手,别说是其他小客户会打消心头的疑虑,就是银行也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
这种在希望和失望之间来回摇摆的心情左右了他好几天,让他寝食不安。直到今天下午,当汪经理打电话回来说苟峰要求提高回扣的比例时,他突然间就心里就有数了:看来这事儿有门儿!
实话实说,6%的回扣比例是相当高的。周仁之所以一开始就敢给苟峰这么高的条件,就是因为龙盛贸易公司是第1个合作伙伴,而且它的身份和背景很不简单,接下来还要靠这家公司的影响力来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
所以尽管他觉得苟峰还要提高回扣比例确实是太贪得无厌了,但他还是马上就答应了把回扣的比例再上调一个百分点。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对策,万事开头难,先打开局面再说。苟峰这边多给一点儿,把其他客户的回扣比例降低一点儿就可以对冲回来。
这半年多以来钢价的走势牛气冲天,自己这个冶炼厂规模扩大以后,那还不得数钱数到手抽筋啊!想到这些美妙的前景,周仁差一点儿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