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愛下-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女巫集會所展示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面对突然由沼泽间冒出来的黑发,韩东愣了一下,最开始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孩子
检查一番后,无相领域与真实魔眼正在协同运作。
“应该是沼泽间的「斥候」吧?定期冒出水面对各区域进行检,这应该不至于发现我……或许是刚才太过放肆的发泄,极少量的疯笑穿透结界,在外界造成了一定的响动。”
果然。
刚刚过耳的黑发浮出水面后,一张相当精致的女性脸庞也跟着露了出来,注视着韩东刚刚待过的小木屋。
紧跟着,
一整具完美的身体上浮而出。
黑发垂于两侧,刚好挡住略微隆起的身体部位,
下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树皮短裤。
轻身一跃便来到韩东刚刚待过的树屋,内部已被清理干净,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
既然什么发现,女人以相同的方式跳回沼泽,迅速沉入其中。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在迈进木屋的那一刻,某种寄生反应已悄悄发生在她的身上……
先是一道眼印浮现于后脑勺,
随后于浓密的黑发间生长出一颗极为隐秘的豆粒眼睛,只要闭眼就会完美闭合‘眼缝’,不会被察觉。
“正好~有个人带路的话,就能更快抵达【女巫集会所】。
哦……我跟踪的这位女巫似乎还比较特别,可以通过沼泽地进行快速移动,返祖体能有这样的常规移动速度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就是这种形象我实在接受不了,太恶心了。”
韩东眼里看见的,可不是什么妙龄少女。
而是在皮囊间塞满着小型骷髅,全身都在咔咔作响的梦境异魔。
与海伦小姐的「外在」效果一致,
这些藏于皮囊间的小型骷髅群能针对‘观察者’进行正确的视觉回馈,得到最佳的视觉图像。
(敢问各位书友,如果这种东西对你毫无敌意,愿意亲近,各位有何想法?视觉无论怎么看都是你的最佳审美,但摸起来会十分奇怪)
“以前虽有过合作,以及协同作战……但我所见到的一直都是海伦小姐的「外在」,对于其真正的本质,也就是最危险,奠定其原质身份的「内在」还从未见过。
这次或许有机会见一见。”
求知欲让韩东对海伦小姐的体内结构十分好奇,
也算此次前来幻梦境,排在韩东心中「第二」想要的事情。
被韩东标记上的沼泽女巫并非第一时间返回集会所,而是在干一些别的事情。
“除了斥候的工作,好像还在采集着什么?这些嵌满着骷髅头的树木,还有这种用途吗?”
韩东可通过寄生于对方后脑的眼睛,观察发生的一切。
女子在返回集会所的路途中,会在饱满的沼泽树木前停留片刻,进行一系列怪异的‘采蜜’操作。
咔!
直接将脑袋给整颗搬下来,作为容器。
然后通过针刺状的舌头去戳树木表面的特定部位,
受到刺激的树木,会从骷髅最密集的部位分泌出一种精粹液体,收集于颅骨间进行‘保鲜处理’。
由魔眼分析,这种精华液至少也算中高级的补品。
只不过,这东西对大部分异魔来说都算毒药。
“嗯……好像还有不少沼泽女巫都在收集这种树液精华,有什么特殊用途吗?”
女子愈发靠近集会所时,附近也开始出现其他女巫,一个个的结构都大体相似,均在进行着这种类似于‘采蜜’的工作。
出于好奇的韩东,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幻梦境】间的这片沼泽是真的大。
韩东足足在内部前行两小时,才隐约窥探到集会所的轮廓,或者被称作为【女巫之家】。
并非单独的一栋建筑。
法醫 狂 妃
而是坐落于沼泽间的一片特殊村落,整体弥漫在淡黄色的迷雾间……韩东的魔眼也只能透视出村落的大致情况,
天地咆哮
最特殊的,当属位于村庄中央的哥特式城堡。
“【女巫】这一概念必然起源于异魔。
地球北欧区域的女巫,应该也是接触到这类梦境异魔,自身发生一定的思维堕落,才向人类引出女巫这一概念。
还真是有些怀念~在圣城学习时,我也经常与米娅前往沼泽区域。
米娅她应该也达到精英骑士的水准了。”
忽然间,
一股凝视感让韩东迅速将往事抛之脑后,立即专注于伪装,避开侦测。
“越靠近村庄,监视力度越大。
来吧,正好让我试试成王后的伪装能做到什么程度,能否直接渗透到这片集会所的内核区域。”
韩东一下便来了兴致。
成王以后,本就需要对身体进行各项适应。
如果说与大衮死尸的战斗,是在磨练战斗技艺,那么眼前秘密潜入【女巫集会所】便是对隐匿、模仿能力的专项适应。
唰啦!
后脑总计长出八根灰斑触须,反向收拢,将头颅全面包裹。
在韩东的主观操控下,这些汇聚于面部的触须,构建出一道漩涡状的灰色面具。
「专有领域.万相法衣」
韩东采用一种自己特有的领域释放模式。
不完全展开自身的王域世界,仅表达以灰色为主的特性领域,
同时对领域进行实体化处理……
最终得到的结果便是:
异界水果大亨 小说
一件领域实体化形成的灰色长袍披在韩东身上,可针对一切外界情况做出最佳的伪装回应。
感受着灰色的笼罩,韩东也在面具下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就是王级凌驾于神话体的地方……领域实体化的效果太实在了。”
踏足村庄时,
立即就感觉到从不同方向传来的‘注视感’。
路上也漂浮着不少生长着眼球结构的骷髅头……不过,即便骷髅头与韩东擦肩而过,眼珠子贴在韩东身上也发现不到他的存在。
“嗯?村子里大多数人都在进行着‘采蜜’工作,而且全部送往村庄中心的哥特式古堡,是在进行着某种仪式吗?
我记得上次与格林,以意识形态来到这里,似乎没有这样的采蜜行为。”
村庄的内部画面就更加猎奇了。
女巫们并没有一个个忙着炼制魔药、或是修炼邪术,而是在这里过着较为朴实的居家生活。
或是结伴坐在污秽不堪的沼泽泥潭间,将身体各部位拆卸下来,一边清洗一边聊天、
或是结伴前往集市,以体内的「微型骷髅头」作为货币进行各种交易、
甚至有些直接在大街上,互相帮助对方清理身体,将舌头探进颅骨间进行舔舐、
某些房门紧闭的房间内还能听见一阵阵令人遐想的叫声以及骨头摩擦声。
韩东本想前往集市区逛一逛,
但身体已经感应到从古堡间传出的同源感,死灵残页正在向他招手,立即加快脚步向着中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