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四千一百零一章 兇殘看書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服了没?”沈泉拽着袍子站在符纪倒地的位置前。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将那么多的力量一次使用出来。”符纪难以置信的看着沈泉,这比他输给孙二还刺激。
沈泉的脚踩在距离符纪半步的位置,轻轻一点,地面直接裂开了一片,“和你战斗是和这一片天地战斗,但和我战斗同样也是,只不过对于你而言,天地只是提供力量的后备,也只是提供防御的屏障,可对我而言,天地是武器。”
沈泉的天人合一肯定有毛病,但是架不住沈泉将自己身合的那片天地当做武器用,真的能发挥出数倍的威力。
“这不合理!”符纪艰难的爬起来。
“但这够强。”沈泉妥妥的实用派,“走,给我一起去找孙二,欠揍了是吧,没事胡乱安排什么。”
符纪爬起来,招了招手将刀招到手上,然后就准备跟着沈泉前去营地,符纪虽说是个二愣子,但他也觉得,沈泉这么强,也不至于骗他,就跟孙二一样,孙二将他击败,那真的没必要糊弄自己。
“等等,你这是怎么做到的?”沈泉看着符纪招招手,之前丢出去的刀就飞过来了,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天地协力啊。”符纪理所当然的说道,沈泉沉默,隔了一会儿符纪也陷入了沉默。
“为什么天地协力能操控这种东西?”沈泉面带诡异之色的询问道,他的天地协力做不到。
符纪沉默了一会儿,掏出一柄三棱刺剑丢出去,然后一招手,扎在地上的三棱刺剑就飞回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这一刻沈泉就跟之前被种在地上的符纪一样,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天地协力能练成这个样子。
“你能这样操控几个。”沈泉看着符纪一抬手召唤回来的三棱刺剑陷入了沉思之中。
“现在能操控两个,以前只能操控一个。”符纪随手一丢,三棱刺剑直接漂浮在符纪的身旁,沈泉陷入了沉思,这个有点强啊。
“不过作战的时候,一般只能操控一个,分神太多,战斗不仅不能增加,还会变弱。”符纪开口解释道,然后就将三棱刺剑丢在一旁,让这玩意儿自己飞,沈泉看了看三棱刺剑,又看了看符纪,然后想了想,我去,这要是真玩命,可能打不过!
还是那句话,符纪的实力不弱,旁边飘一个能自己出击的三棱刺剑的话,沈泉对上都得分心,而一旦分心,面对符纪这种好手,那就真的很危险了,所以沈泉看到这一手,有些慌。
“等等,你这连三棱刺剑都能飞,那换成针呢?”沈泉当即追问道,这要是飞几十把钢针,那不是更危险了。
“这东西是依靠我对于气流的操控,所以能飞行。”符纪开口解释道,“针的话,也能飞,但也带不了太多,上限就在那里。”
沈泉闻言点了点头,这样的话,还好吧,不过带个这玩意儿,确实是很有威胁了,普通杂鱼要只是能操控个三棱刺剑也就那样,但换成符纪这个级别能操控三棱刺剑,那真就非常强了。
另一边赵英和张岳则分别遇到了熟人,毕竟实力达到这一撮之后,难免会有所交集,故而在见到的时候,也都心里有数。
“山仲啊,要打吗?”赵英看着山仲询问道,“你的实力可以直接去营地,这边已经开放通道了,你堵在这里,要和我打一场?”
“当初你半疯的时候,我差点让你打死,虽说当时也有我的问题,但这事我一直记得。”山仲摆了一个架子对着赵英说道,“太尉告诉我说是知耻而后勇,我从北疆你退伍开始,到现在熔炼了六个天赋,就等着某一天遇到你,和你再打一场。”
“当初那次是真的过意不去,我当时精神有些问题。”赵英有些头疼的说道,“当初真的不是故意的。”
“虽说不是故意的,但我当初作为初代虎卫军,被你那么随意的打翻,连盾牌都打变形了,你道歉了,我也会记到现在的。”山仲很是狂热的说道,“所以打一场,我等现在等了很久了,甚至都快成执念了,甚至我都担心我遇不到你该怎么办。”
赵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全甲?不带武器。”
“好。”山仲点了点头,他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好久了,故而在赵英点头之后,直接朝着赵英扑了过去,而赵英瞬间变成七个,原地站着一个招架山仲,剩下六个快速将陈曦分发给他的甲胄穿好。
“山仲啊,老哥我不擅长单挑。”赵英叹了口气,然后一群和本体实力,防御能力,完全相同的分身直接冲了上去,要什么技巧,双拳难敌四手,正面刚就是了。
山仲躲都不躲,直接硬刚,当然山仲光是看到赵英的分身面色不改的接了自己一击重拳就知道自己输了,因为真在战场上,这些不怕死的分身肯定是手持武器在对砍,山仲绝对顶不住这么整。
可现在既然是全甲切磋,山仲表示自己还能打,继续就是了。
“给我闪开!”六个分身将山仲死死锁住,赵英准备上去给山仲最后一击的时候,山仲的身体向外猛地宣泄出来一片刚猛的巨力,直接将拽住自己的一群分身全部弾飞了出去。
之后山仲就像是化身为重型坦克,猛力的朝着赵英的分身踩踏了下去,一脚将赵英的分身镶嵌在地面上,随后就化作了一抹血红色的气息进入了赵英的身体之中,赵英的眼睛微微变红了一些。
逮住这群分身被弾飞的机会,山仲发挥出自身虎背熊腰的优势,三百斤的体重,两米的身高,超重粉碎打击,迅捷冲撞,近乎一下一个,迅速将赵英的分身打爆。
“厉害,钢躯冲击练到了这种程度,确实是出乎预料了,这个应该是你的熔炼的核心天赋了。”赵英看着逮住机会一口气将分身全打爆的山仲,颇为感慨,他原本以为对方核心的天赋应该是自适应,没想到居然是钢躯冲击。
“不,你更厉害,如果是战场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撑到那种程度才使用钢躯冲击。”山仲吐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赵英很是慎重,真要说的话,山仲其实已经明白自己输了,但他还是想要和赵英打一场。
从北疆至今八年,山仲一直就想要和赵英打一场,当时疯疯癫癫的赵英给山仲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山仲甚至怀疑是自己疯了,打不过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不起。
“能不打吗?”赵英按着自己的右眼,有些不太想动手,六个分身被打爆,他进入杀戮汲取模式,他本人当前的战斗力未必大于六个分身的叠加,但硬实力比之前强了很多。
“我想试试。”山仲认真的说道。
赵英点了点头,然后移开自己的右手,血红色的右眼看向山仲,那一瞬间山仲的精神直接受到了冲击,不过只是短短一秒,山仲便反应了过来,然而饶是如此,山仲依旧一身的冷汗。
“还打吗?”赵英看着山仲询问道,山仲摇头,那一秒钟的思维空白,已经足够说明很多的问题了,赵英真要动手的话,山仲的人已经没了,而这玩意儿是张飞的军团天赋加大量杀戮意识,被赵英分割纯化之后遗留下来的玩意儿。
按照赵英的经验,这玩意儿对于内气离体级别也有足够的震慑效果,区别只在于长短,这玩意儿也算是一种意志攻击了。
我的白天鵝
“好了,你去营地,我去接别的人。”赵英对着山仲点了点头,重新塑造出来了一个分身,帮自己承担杀戮汲取和威吓恐惧的反噬。
张岳这边则遇到了自己以前的战友,对方看到张岳心态复杂,因为是战友,所以大家都心里有数。
“徐壁,你该不会准备将我的刀打断吧。”张岳看着提着几乎和他的刀大小差不多,但明显是蒲元订制品的玩意儿,缓缓地询问道,他们两个都是锐士,徐壁修的是神刀,张岳修的是断刀。
“咱们两个动手没什么好下场。”徐壁摇了摇头说道,“你我都是一刀分胜负,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比我来的还早。”
“我其实以为你来不了。”张岳眼见徐壁不动手,也安心了很多,和其他人动手张岳不担心,刀断了,他进入巅峰期还能打,可和徐壁打起来,锐士转校刀手,跟着关羽打天下,一刀下去,胜负就分出来了,要么刀没断,自己赢了,要么刀断了,人死了。
二段变身是没有任何可能的,徐壁的刀是分生死的刀。
“出了点事,我们那边闹虎灾,杀了老虎才有时间来,能进去不?”徐壁看着张岳询问道,张岳点了点头。
“里面有一个叫王富的,也是校刀手出身。”张岳随口解释道。
“王头,他来了正常。”徐壁点了点头,凡是知道王富经历过啥的,都清楚王富不来,放这个时代那就是忘恩负义,更何况王富一直重情重义,所以肯定会来。
“那家伙应该比你强。”张岳想了想说道。
“他年纪比你年纪还大,只说出手的话,你我都不及他,但他就算是熔炼了一些提升身体素质的天赋,年纪也还是大了,实际上你的实力也开始走下坡了。”徐壁神色坦然的看着张岳开口说道。
张岳闻言想了想点头承认这一事实,他确实是走下坡了,不过好在不管是锐士,还是校刀手,都不是打持久战的,只要出手的爆发力有保证,实力就算是下滑,也不会太严重。
“目前有没有恒定身体素质巅峰的天赋,我想给我整一个,我前些年要是有现在这个战斗力,我能打过孙二,现在真不行。”张岳突然开口说道,六边形战士的孙二实在是太难搞了,没短板,还比他们这些家伙年轻,这货基本还处于巅峰期。
“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天赋能做到,但是我根本无法理解那个天赋的本质,所以也没办法熔炼。”徐壁跟着张岳往营地里面走的时候,随口回答了一句,张岳闻言颇为好奇。
“啥天赋,啥天赋能恒定身体素质巅峰,我需要啊。”张岳还仅仅是好奇,还没来得及询问,张都陈洪那群过来的人,已经开口追问了,他们是真的需要一个能恒定身体素质巅峰的天赋。
至于说熔炼的难度,那当然是想尽一切办法尽快熔炼,将这个熔炼成功,有这个天赋打底,才有熔炼其他天赋的意义。
“生命印记天赋。”徐壁看了看余芒等人,从对方这群人身上隐隐感受到了一些压力,也就清楚对方其实同样是来参战的老兵,又看了看对方有些花白的头发,心下更是明了。
“那是什么玩意儿?”余芒一行五人一头的雾水,这又是什么鬼天赋,听都没听说过的玩意儿,这又是谁搞出来的新东西。
“这不是那个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不死禁卫的天赋吗?”带着张勇回来的张平,顶着一张臭脸,听到这话直接给了回答。
“这么嚣张的名字,不死禁卫?”跟在张平身后的张勇直接发出了疑问,他没参与剿灭不死禁卫的战争,所以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儿。
反倒是张平当时还跟着李傕等人混,后来因为迷路回到中原,又被孙策拐带了,去了东南亚,后面适应不了气候,身上长痱子,又回来了,所以好歹知道生命印记这个天赋。
“都死了。”张平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说,这么嚣张的名字,还能让他活到现在。”张勇随口说道,反正就现在张勇的情况,遇到不死禁卫这么嚣张的名字,见到了也肯定往死了打,超重步都不敢叫这个名字好吧。
“不过那个天赋好像是能做到恒定巅峰态。”张平想了想说道,“当初我们还花费了不少的力气,才将不死禁卫打死了,换个其他军团未必能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