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1510 下套鑒賞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五哥!孙玉麟刚刚死了,死在了萍聚茶社……”
谭四超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边,举着手机低声道:“当然不是我们干的,他现在死了只会招来麻烦,据说是吃了变质食物被毒死的,但金永岩和你前妻她们几个都在场,除了金永岩都送医院了!”
“哼~蒋涵她们就是为了给他做证明,那群贱货早让他收买了……”
吴承光在电话里冷声道:“孙玉麟也是个二百五,已经十七年过去了,他居然还在意郑萍萍那个小婊子,这下得偿所愿了,可以下去找她团聚了,但金永岩不能再留了,他胆子越来越大了!”
“五哥!我可从来没手软过,但那个疯逼现在有钱有人有头脑……”
谭四超无奈道:“寻常手段已经对付不了他了,他敢杀孙玉麟肯定是做好了铺垫,一定会把黑锅扔给咱们,还有他手上的那份东西,真要是按图索骥找到了证据,可就全完了!”
“无妄之灾啊!要不是孙玉麟搞他老婆孩子,咱们也不会跟他有交际……”
吴承光沉声说道:“收购案上你刚吃了个大亏,明面上你就暂时认个怂,明天就撤回来过年,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办,只要孙玉麟的死不牵扯到我们,他死了反而对我们更好!”
“五哥!我暂时不能走,走了不是做贼心虚嘛,我有个妙计……”
谭四超捂住手机低声说了几句,挂上电话之后又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内部的电梯门很快就打开了,一个全身黑衣黑帽,戴着黑口罩的男人走了进来,默不作声的来到了沙发前。
“明东!孙玉麟的事不是你自作主张吧……”
谭四超靠在沙发上晃着一杯洋酒,黑衣男坐到他对面摘下口罩,赫然是前警校老师夏明东,说道:“当然不是我,我哪知道他会跟金永岩去喝茶,但我已经被警察盯上了!”
“什么?”
谭四超直起身皱眉道:“那你还过来干什么,再说你这么专业的人怎么会暴露,警察都查到什么了?”
“还不是拜你所赐,你利用我前妻当替死鬼,举报她也不跟我说一声……”
夏明东冷冷的说道:“我以为金永岩发现了什么,只好找上门试探他,没想到他会那么敏锐,马上像只疯狗一样咬上来,但我做事不用你操心,那些小警察都是我的学生!”
“当年可是你让我整你老婆的,让她吃个亏安心回家带孩子……”
谭四超阴着脸说道:“如果她按照我的话去做,顶多判个缓刑就出来了,但她却帮着金永岩对付我,还坑了我二十多个亿,而你露馅也是不信我,你要是跟我通个气也不会被盯上!”
“我凭什么信你,你跟我说过几句实话……”
夏明东怒声说道:“你们说误杀了一个人,结果一下蹦出来七个,你说尸体早就清理干净了,结果人家找到了你们涉案的证据,为了帮你们擦屁股,老子差点把命搭进去了!”
“行啦!这个时候就别抱怨啦……”
谭四超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笑道:“毕竟是要命的事情嘛,谁也不敢轻易往外说嘛,这是五哥让我给你的幸苦费,比约定的多三倍,够意思了吧!”
“哼~诚意比金钱更重要,一条绳上的蚂蚱还遮遮掩掩……”
夏明东收起卡片又戴上了口罩,走到洗手间内留了一条门缝,通过门缝注视着外面,而谭四超按下了茶几上的呼叫器,半分钟之后电梯门又开了,出现了一位高挑的大美女。
“白楠大美女,好久不见啦……”
谭四超迎上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白楠大约二十八九岁左右,白色的羊毛大衣,里面也是白色低领衫和水桶长裤,波浪长发,大眼睛瓜子脸,还戴着无框眼镜,很有一股知性美。
“客气的话就别说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但犯法的事我可不做……”
白楠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谭四超倒了半杯红酒递给她,退坐到茶几上说道:“你曾是金永岩的心理医生,郑维龙生前也找你合作过,怎么就……无疾而终了?”
“你们现在所见到的那个人,根本不是金永岩,他连我都不认识……”
白楠端着红酒说道:“人格再分裂也不会分成他那样,金永岩有中度的社恐症,轻度抑郁症,心理障碍等等,可那人跟他完全相反,关键是他的精神坚定是花钱买的!”
“我们验过他的指纹和头发,他就是如假包换的金永岩……”
谭四超轻轻摇头道:“我们也觉得很离奇,一个老实懦弱的人,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高调,而且就在半小时之前,孙玉麟被人毒死了,除了金永岩之外,其他人全都中毒!”
“什么?他把孙玉麟杀了……”
白楠吃惊的放下了腿,而谭四超点头道:“那家伙非常的狡猾,暂时没发现他的犯罪证据,希望白医生能帮我们摸清他的底,听说你的催眠术,能让人把忘记的事都给说出来!”
“你听说的没错……”
白楠傲娇的说道:“可那也得让他配合才行,他早已经换了主治医师,我不可能找上门催眠他,而且他有明显的暴力倾向,非常的机警狡猾,我可不想被他打的满地找牙!”
“放心!我来安排,你会获得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
谭四超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用两根手指按在她的膝盖上,一路往她的大腿上滑去,但白楠却一把抽走了卡片,起身说道:“只要你能让他配合,我会让他把所有的秘密都吐出来!”
……
孙玉麟刚回国几小时就死了,尽管赵官仁看上去没什么嫌疑,可人又一次死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绰号也变成了金柯南,到哪都死人,但叫着叫着就变成了金坷垃,跟一泡屎差不多意思。
“完喽!乐子大喽……”
赵官仁趴在刑支办公楼的窗户上,望着大批警车和黑奥迪驶进院子,还护卫着一辆丰田考斯特,一看就是大领导来了,而此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在一整队特警的看护下,在办公楼里住了一夜。
“老金!到会议室去吧,孙玉麟他爸来了……”
张队长疲倦的推门走了进来,无奈道:“幸亏你没去医院,不然孙家人非打死你不可,他们坚信是你毒杀了孙玉麟,还好你带了几个女的作证,否则你又得被铐起来了!”
“失策了!”
赵官仁无奈的走过去说道:“我就不该让孙玉麟挑地方,人家一定是掌握了他的习惯,提前在食物里动了手脚,对了!胡芯蕊她们怎么样了,夏明东有动静没有?”
“夏明东早就被监视了,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胡芯蕊她们都没事了,昨晚就在医院做了笔录……”
张队长摇头道:“其实中毒的糕点并不好吃,可孙玉麟就偏好那一口,说是他初恋爱吃的东西,所以菜单上并没有,茶社只为他准备了原材料,结果他出国两个多月没回来,导致原材料变质了!”
“黄曲霉繁殖需要二十多度,哪有这么容易毒死人……”
赵官仁不屑的走了出去,谁知身后有人喊了一声“永岩”,他毫无反应的继续下楼,还是张队长提醒了他一声,他才反应过来有人喊他。
“嗯?小姐姐,你叫我吗……”
赵官仁愣了一下往回推去,只见一位漂亮的白衣美女走了过来,还有一名中年女警陪同,她嗔怪的笑道:“什么小姐姐啊,我是你的心理医生白楠,不会连我都给忘了吧?”
“哈~这不让人敲坏了脑袋,以前的事都给忘了嘛,我也换医生了……”
赵官仁打了个哈哈又想走,可白楠却拉住他说道:“你的医生都没资质,他涉嫌非法行医被抓了,北江警方已经委托我,正式对你进行精神评估了,我出的报告才有效!”
“有效就有效呗,我又没伤人,凭啥评估我啊……”
赵官仁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但中年女警却出具了一份公函,严肃说道:“金永岩!你涉及了多起刑事案件,必须进行精神鉴定,这也是对你自己负责,否则你之前的证词都将作废!”
“我也觉得你必须评估……”
张队长也坏笑道:“你突然变得这么机灵,一定是脑子坏了,万一你真是个神经病,咱们都得离你远一点,哈哈~”
“领导叫我去开会,你们叫我去评估,我到底听谁的……”
赵官仁没好气的摊开了手,谁知女警又说道:“当然是听我们的,领导们正在食堂吃午饭,他们需要参考心理医生的报告,确定你的精神状态才能谈话,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吧!评就评吧,我之前好像是抑郁症吧,白医生……”
赵官仁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而白楠领着他往楼下走去,笑道:“你忘的这么干净呀,你患有焦虑症和心理障碍,不过忘记以前的事也挺好,看你现在活泼又开朗,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我喜欢活泼这个词,要不中午一块吃个饭,吃了饭再工作也不迟,还有助于了解病情,你喜欢西餐还是料理啊……”
圖靈命道
赵官仁笑呵呵的凑到她身边,白医生游刃有余的应付了几句,直接将他带上了一辆警车,中年女警和男同事亲自护送,后面还跟了一车的警察,似乎生怕赵官仁趁机跑了。
“白医生!话痨是不是心理疾病啊,他的话可真多……”
中年女警很烦躁的坐在副驾上,赵官仁一直在后排啰嗦个不停,还非常自来熟的跟两名警察瞎聊,唯独白医生很有耐心的倾听,连开车的男警都快让他给烦死了。
“呵呵~非但不是心理疾病,咱们还得跟金大哥多学习……”
白医生掩嘴笑道:“他的话术非常厉害,你们以为他是对我感兴趣,实际上他是在套你们的话,刚刚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家庭状况,直属领导,以及任务目的!”
“……”
两名警察吃惊的对视了一眼,女警猛地回头问道:“金永岩!有什么话你不会直接问吗,套我们的话干什么,你是不是做贼心虚啊?”
“做贼心虚的是你吧,有人没走程序,越界给你下达了任务吧……”
赵官仁盯着她冷笑道:“警队的人我几乎都认识,偏偏这两车的人我一个都没见过,但你更年期症状,心里的敌意都写在了脸上,如果我是嫌疑人就把我抓起来,不是就不要跟我大呼小叫,你算老几啊?”
“你说谁更年期,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中年女警惊怒的掏出了铐子,赵官仁立刻把手给伸了过去,可白医生却一把按住了女警,笑道:“徐警官!你确实有点焦躁症,建议你来我们中心,我免费帮你做心理疏导!”
“徐姐!注意点影响,有记者跟着……”
司机忽然指了指窗外,有台越野车正尾随在斜后方,炮筒般的镜头从车窗里伸了出来,中年女警顿时阴着脸坐了回去,结果赵官仁又是一顿嘴炮,激的女警大叫了一声。
“停车!让我下去……”
中年女警怒不可遏的推开了车门,车都没停稳就蹿了出去,可赵官仁又冲司机笑道:“这种没素质的老妇女就不配当警察,但你要是文明一点,我就配合你完成任务,不然咱俩一块过大年,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