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是我瘋了 ptt-第二百七十九章:魔女之屋(3)熱推

是我瘋了
小說推薦是我瘋了是我疯了
步入小屋。
辛难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许多人在这里生存所留下的痕迹。
这栋小屋,似乎曾租住给相当多的住户,于是这里才会有如此驳杂,如此细微,又如此浓郁的情绪沉淀。
他们恐怕都是普通人。
所以才会对杂乱堆砌在房屋中的那些简陋家具和物品们,寄予深情。
厨房的餐刀上,流淌着痛彻心扉的血腥味,具体的身子能让人感觉到它被一双温暖的手握着,然后捅进一个嗜酒成性丈夫肚子里时的冲动和解脱。
在面前的那张沙发上,依旧沉浸着欢愉,辛难甚至可以嗅到两位正当妙龄的少女在那里彼此亲吻时,触及心灵的喜乐。
刀娘
而那些地板,更是每一根、每一张都浇灌着生活,或喜或悲,一个个鲜活的“人”,就像是图画、就像是文字,就像是电影。
在辛难面前展现他们的过往与人生。
但在这一切之上,却有一道紫罗兰色的印记与众不同。
辛难追逐着这到颜色,跨越了客厅,来到了一架老式的木梯之下。
在脚踏上去的一瞬间,辛难就听到了刺耳的摩擦声。
仿佛脚下的木材不能支撑他的重量,即将崩塌。
这一声摩擦声,就像是一个开关,或者说交响乐的第一个音符,辛难的耳朵里很快传来了种种杂乱的声音。
有人睡着了在打呼噜,有人喝醉了在墙角放水,楼上甚至有一个婴儿在小声怪叫。
屋外的颜色飞快暗淡下去。
辛难恍惚间从小屋楼梯前的落地窗上看到了一座黑暗的城市。
那是阿卡姆!
或者说,那是阿卡姆留在这栋小屋里的遗迹,是这栋小屋对那座城市的记忆。
辛难透过窗子,竟能听到城市里细碎的喧哗。
小屋里的声音更大了。
婴儿开始哭喊,老鼠从生虫的隔板里匆匆跑过留下的不祥骚动,混合着那些看不见的木料一起发出咯吱作响的刺耳的混乱响动。
辛难开始攀爬楼梯。
在触到楼梯上某个紫罗兰色的印记时,通过其上的情绪沉淀残留,辛难突的触碰到了另一人的心情。
那个尚不知名的,曾居住在这里的人。
他在每一次上楼时也和辛难一样,都被那些响动所笼罩。
他一开始很不习惯,但是在之后,他却反而害怕失去这些声音的陪伴,哪怕是在入睡时,在他最安稳、最无知,最深邃的梦里。
也渴望有这些响动相伴。
他会在独处时充满恐惧颤抖着,惟恐他所听到的一切在某一刻消退平息下来。
辛难抬起了手,离开了哪怕情绪,二楼出现眼前。
一共十几个房间凌乱排列。
辛难匆匆扫过,便可以确定,哪怕房间就在楼梯延伸而上的过道两侧排列,但这里没有一扇门是相对的,整齐的。
它们会让人联想到牙齿,彼此交切,形成严密的咬合,再继续看去,甚至有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就像是它们的每一寸空间都经过严密的计算,以在数学、空间的角度上达成某种完美。
嘎吱。
嘎吱。
楼板依旧在作响。
辛难身后的宴雨依旧漂浮沉睡。
说来奇怪,辛难知道想起了宴雨,才惊讶的想起他们背负的重量,似乎在进入小屋之后便消除了许多。
閃婚獨寵:總裁老公太難纏 小說
他继续前进。
在楼道尽头,最里侧拐角他看到了一扇特殊的门。
整个二楼的房间,都是沿着过道两侧分列,但只有这间房,显得孤独,又显得平衡。
就像是天平最中间的支点一样,矗立在那里,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
在这一间特殊房间的隔壁一间房,辛难确定了那个婴儿的哭声从此传来。
而在他看到这扇门的时候,另一种声音出现了。
那是一个略显急躁的脚步声。
听起来像是有一个手忙脚乱的母亲在抱着孩子哄他睡觉。
辛难看了一眼最里侧的那扇门,犹豫了一下,先推开了隔壁这间房。
入眼出现的,是一个布满血污的房间。
没有母亲,没有婴儿,只有大量复杂到即便是辛难看起来都感觉异常艰难的仪轨纹路,遍布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弧形、直线、圆形、点、面、文章,每一个已知的仪轨学的符号都可以在这其中找到。
重生军嫂俏佳人
而视线的每一次扫视,辛难都能发现更多的,超乎他知识之外的,甚至可能也许就连已知的秘仪学都未记录的特殊符号。
在大略的扫过之后,辛难的注意力,就像是被一根丝线牵引着,牢牢的注视向了房间的中心。
一座婴儿车,正放在那里。
仔细的打量之后,辛难就发现了一个让他吃惊的事实。
这架婴儿车,竟然是由仪轨构成的!
如果不是辛难如今的秘仪学知识大涨,又亲眼见过亚斯德拉那间纯粹由秘仪搭建的房间,再加上曾经以宇宙状态·神性燃血借用宇宙身躯的经历。
那么他可能都无法分辨出来。
这样以秘仪构建能够以假乱真实物的学识能力,辛难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识过。
亚斯德拉!
那个男人凭借着这样的能力,构建起了一个帮助他在诉说神明的真名和权柄后,仍旧能隐秘格赫罗斯注视的房间。
可想而知眼前这个秘仪又是何等的不简单。
辛难仅仅能看出这个秘仪具有祭祀的用途,具体的权能在于空间上,更细微的运作原理,仪式构成则已经超乎了他的能力。
那么,是只有这间房是这样,还是这座小屋里的每一间房间都曾经用以祭祀呢?
辛难从新关上了门。
而刚刚随着开门而消失的婴儿哭喊和母亲走动声在他关上门后又浮现了。
辛难心头泛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也许,他听到的声音是真实的,只不过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在打开之后便消失了。
其中的时空似乎凌乱了起来。
辛难相信,自己如果再次开门,见到的东西可能也不会再是刚刚见过的那片密布房间的秘仪仪轨。
他收起了再去窥探的想法,看向了最里侧的房间。
这里,才是这栋小屋的中心。
辛难走到门口。
发现上面用古旧泛黄的速写纸,标识着一个住户的名字。
沃尔特·吉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