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 育-931 聲聲慢讀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炎炎烈日,尘土黄沙。
这是荣陶陶第一次踏足荒漠旋涡。
与想象中的旷野环境不同,荣陶陶看到的是一片沙漠,一望无际。
据说,荒漠星球的环境并不都是这样的,内部也有乱石林立的荒丘、无垠旷野。
只是尼日古国这边的荒漠旋涡,恰好连接的是一方沙漠地带。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荒漠旋涡之中,荣陶陶并未“嗅”到莲蓬的气息。
此刻,荣陶陶正身处尼日军营之中,站在一幢灰黄色的砂岩石楼顶部。
他就这样默默的伫立着,面对着无垠瀚海,久久没有言语。
没有,
它不在这里。
“呵……”荣陶陶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嗅不到莲蓬的气息,也找不到莲蓬存在于此的可能性。
头顶灼热的太阳光,以及被风搅起的阵阵沙尘,仿佛都在嘲笑着荣陶陶缘木求鱼。
如此干旱炎热之处,你想要寻找属于雪境的莲花?
痴人说梦!
“我们走吧。”荣陶陶转身看向了后方。
砂岩楼顶之上,除了放目远眺的他,还有一路陪他而来的几人,以及一名尼日古国的荒漠将士。
这里是尼日古国的势力范围,他们虽然不清楚华夏雪燃军为何来此,但在两国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之下,尼日还是将华夏人接了进来。
让尼日军官没想到的是,荣教授才抵达这里,在烈日下站了10分钟的时间,便要启程离去了?
也不知道荣远山与叶卡捷琳娜私下里有什么约定,他对着女孩使了个眼色,女帝当即心领神会。
只见她迈开脚步,走向了荣陶陶。
微风卷起了她那洁白的裙摆和金红色的长发,留给众人一个无比曼妙的背影。
只可惜,此刻的荣陶陶并没有心思欣赏。
女帝来到砂岩楼边缘,与荣陶陶并肩而立,询问道:“不趁机学一下荒漠魂技?
一星荒漠魂法适配四项荒漠魂技,都挺有趣的。”
荣陶陶摇了摇头:“我哪有心思学习魂技。走吧,去萤森旋涡看看。”
相比于烈日黄沙而言,萤森旋涡可是植被繁茂、郁郁葱葱,起码更像是莲蓬该遗落的区域?
当然了,这也只是相对而言,荣陶陶心中并没抱有太大希望。
他隐隐有一种预感,萤森之地也会给他当头一棒。
未来的几天,他终究会前往南极洲大陆,踏上世人谈之色变的“人类禁区”。
也许那所谓的“莲蓬”,就在这世上最为危险的地区等着他……
荣远山意识到女帝没有劝说成功,看着孩子步步归来、且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荣远山便选择了亲自上阵。
他一手按住了荣陶陶的肩膀,开口道:“萤森之地还要继续向东南行进,我们得前往坦桑古国。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联系当地训练营,你趁着机会,修习一下荒漠魂技吧,或者干脆睡一觉,休息一下。
自从我们陪伴凌薇进入雷腾旋涡,直至现在,你已经四天没怎么合眼了。”
荣陶陶:“……”
荣远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你真的寻到了莲蓬,你也一定要用良好的精神状态去面对它。
而不该是你现在这样,像热锅上焦躁不安的蚂蚁。”
“哦……”
一旁,徐风华终于开口说话了:“今晚我们就在训练营里住下,歇息一日。我们都需要休整、需要进餐。”
其实徐风华还好一些,主要是身傍至宝的荣远山和叶卡捷琳娜,他们都需要进餐。
荣陶陶:“妈妈,其实你可以先回去的。”
“嗯?”
Urara迷路帖 漫畫選集
荣陶陶歉意的看着母亲:“无论是荒漠还是萤森,对你都非常不友好。”
星野/熔岩VS雪境,大克!
雪境VS荒漠/萤森,大克!
但无论是谁克制谁,在这属性犯冲的区域里,谁都不可能好过。
“不,我陪着你。”徐风华抬起手,手背抵在了荣陶陶的额头上。
烈日炎炎,而她的手却是彻骨冰寒的。
那冰冷手背贴在他的额前,仿佛能驱散他心头的燥热,这让荣陶陶心静了不少。
这是很有趣的一幕。
毕竟荣陶陶才是莲花傍身之人,按理来说,他应该是最为寒冷的那一个。
但徐风华屹立于龙河畔二十载,一身的血肉骨骼仿佛已被霜雪浸透。她的手可不是冰凉,而是彻骨冰寒。
她也的确有资格给荣陶陶降温。
“那我们出去吧,离开漩涡,先回训练营地吧。”荣陶陶当即开口提议。
既然徐风华的陪伴已成定局,那么离开荒漠漩涡,起码能让她舒服一点。
叶洋与尼日将领友好道别过后,也带着几人出离了旋涡,护送众人返回了训练营地。
下午时分,闲不住的荣陶陶主动找上了训练营的士兵,想要修习一下荒漠魂技。
荣陶陶似乎也明白了荣远山的良苦用心。
专注修习魂技,可以很好的帮助自身调节情绪,从焦急与沉闷之中脱离出来。
鼎鼎大名的荣教授求教,将士们当然愿意倾囊相授!
说来也有趣,叶卡捷琳娜虽然开启了云巅魂法,但是她也没有学过荒漠魂技。亦如同她当年修习雪境魂技的状况。
哪怕曼烈家族身处北极圈内,一年有大部分时间都在皑皑白雪之中生活,但叶卡捷琳娜硬是一项雪境魂技都不会。
达莉亚给叶卡捷琳娜的要求就是专注云巅!
专注到让自己生活便利的小技巧都不允许去修习,称得上是矫枉过正。
叶洋当仁不让,也许是为了报答荣陶陶当年的救命之恩,闻讯赶来的他直接插了队,亲自上阵教学。
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叶洋并不介意自己多一个外国学生。
黄土沙场中,三人站定,叶洋双手自然垂下。
随着他右手轻轻一抬…“呲!”
一根锋利的尖刺自地底刺出,长长的尖刺由沙土凝实,看起来很结实。
叶洋开口道:“一星荒漠魂法适配四项魂技,这是第一项魂技·地刺。”
说话间,他右手再次一抬。
“这是第二项魂技·地墙。”叶洋的左手边,一面厚厚的沙石墙壁拔地而起。
土地微微震颤之间,厚重的沙墙稳稳伫立在他身侧。
“轰隆隆……”叶洋再次一抬手,这一次的动静可是不小!
在叶洋的后方远处,突兀窜出来一条由沙土拼凑的巨型沙蟒!
随着叶洋左右摇摆着手掌,沙蟒的巨大头颅同样左右摇摆着,向下簌簌滑落着沙土与碎石块。
张牙舞爪,威势惊人!
叶洋:“荒漠魂武者特别喜爱的魂技·地碎蛇,这一魂技的潜力值上限不低,使用频率极高。”
叶卡捷琳娜微微挑眉,仰望着身长数十米的地碎蛇,只觉得这家伙太丑陋了,根本配不上自己。
好吧,其实叶洋刚才演示的地刺、地墙,女帝也很嫌弃。
她是高贵圣洁的云巅魂武者,学学雪境魂技也就算了,起码雪花冰凉洁白,令人喜爱,但是你让我去玩脏土?
叶卡捷琳娜暗暗摇头:果然,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我依旧不喜欢呢~
她是特意陪荣陶陶来的,倒也不好扫了师父的兴致,学就学吧,不过估计她以后不会用到这些魂技。
只见叶洋手握成拳,摇头晃脑的恐怖巨蟒定格当场,随即破碎成了无尽的沙土,散落而下。
叶卡捷琳娜眉头微皱,感觉这个世界在跟自己作对?
她越是觉得脏,叶洋偏偏要挥散沙蟒,搞得这里灰尘四溢。
呼~
叶卡捷琳娜指尖释放出了丝丝红雾,将她自己和荣陶陶包裹其中。
刚开始,叶洋还对这样的特殊魂技感到好奇,短短几秒钟过后,他却是心中一惊!
扑面而来的沙尘,细密、微小,铺天盖地。
但是那红色的雾气更加强势!
无论你再怎么小,再怎么无孔不入,我统统都消融给你看!
淡淡的红雾之中,女孩的长裙依旧洁白,荣陶陶的迷彩短袖短裤同样纤尘不染,一切灰尘都被阻挡在了两人的身外!
“女士,大一点的石粒就不要抹除了。”叶洋忍了又忍,还是开口说道。
“嗯。”叶卡捷琳娜发出了一道鼻音,随着尘雾散去,她也挥散了红雾,舒服的叹了口气。
叶洋没有贸然询问这是什么云巅魂技,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卡捷琳娜,便继续教学道:“第四项魂技·大地之心。
此项魂技是基础魂技,它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与大地建立联系,更能让我们迅速区分泥土、砂砾、碎石等种类。
举个简单的例子,只要大地之心品质过硬,在你施展魂技·地刺之时,你甚至可以召唤泥刺、石刺,或是沙刺。”
说着,叶洋指了指一片狼藉的地面。
地碎蛇破碎开来的身躯铺满在地,沙子、石块、泥土等等应有尽有,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了。
叶洋:“现在我们先学基础技·大地之心…呃,首长?”
荣陶陶似乎有些溜号,而且还被教师抓了个正着!
但他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反而是抬起了手,命令道:“稍等。”
叶洋不敢有异议,女帝也好奇的看向了荣陶陶。
她可是见证了荣陶陶修行云巅魂技的全过程,知道这个人对各式各样的神奇魂技有多么渴望。
发生了什么?
就在10秒钟之前,望天缺城-石头小院。
“咔嚓~”
二楼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床上盘腿坐着的荣陶陶猛地睁开双眼,扭头看向门口处,也看到了一张英气勃勃的迷人面庞。
高凌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中满是温柔,轻声道:“思念。”
荣陶陶:“什么?”
雲月兒 小說
高凌式:“月雷的情绪,思念。”
“大薇!”荣陶陶急忙起身下床,伸手就要去抱门外的高凌薇,却在最后一刻住了手。
眼前人的确是高凌薇。
但是这具身体,却是高凌式……
高凌薇却是没有迟疑,她伸手抚上了荣陶陶的脸颊:“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月雷,应该就是出自华夏神明之手。”
“嗯。”荣陶陶闭上双眼,稍稍夹起肩膀,用脸蛋磨蹭着那冰凉玉手。
相比于之前在荒漠旋涡-砂岩楼顶时母亲的安慰。
此时此刻,高凌薇的出现,才让荣陶陶的心真正安稳下来。
“你在哪,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那贪婪享受的小模样,嘴角微微扬起:“莲蓬。”
“我的师父在你身边么?莲蓬到底在哪?能不能让她告诉我?或者是给点提示也行!”
“她走了,没再出现过。”
“我踏马真是服了!你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的?跟我说说……”
“嘘!”荣陶陶话音未落,便被女孩打断了,她轻声道,“我还在晋级,只是稍微平稳了一些。
集齐八方雷电,给我的实力带来了质的飞跃,我一时半会儿无法完全消化。
趁着现在状态稍稍平稳,我特意来见你,就是想告诉你别担心,我很安全。
下次我再来看你,就定在哥哥嫂嫂结婚那天。”
“哦……”
高凌薇:“哥哥嫂嫂准备的怎么样了?”
荣陶陶心中有愧,稍稍垂头:“我…我不知道。”
高凌薇疑惑道:“你的本体在哪呢?爸爸妈妈呢?”
荣陶陶迟疑片刻,还是没有说谎:“我们现在西非,刚从荒漠旋涡里出来,明天就去萤森旋涡。
荒漠、萤森、虚空这几颗星球我都没去过,也许在那里,我的狱莲能嗅到莲蓬的气息。”
话语落下,屋内也没有了声音。
荣陶陶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得到大抱枕的回应,他抬起眼帘,却是看到了一双满是感动的眸子。
这也许就是“双向奔赴”的最佳诠释吧。
高凌薇正处于脱胎换骨、融合至宝的关键时期,情况刚刚安稳一点,她便立刻赶了回来,生怕荣陶陶担忧。
而荣陶陶这边也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上次见面时他还在雷腾旋涡,此次见面,他已经探访了荒漠旋涡……
荣陶陶继续说道:“你说,如果我修习了全部九种魂法,内视魂图会不会给我拼凑出一个莲蓬?”
“谁知道呢。”
高凌薇心绪复杂,再也忍不住,她突然探前脸蛋,薄唇在荣陶陶唇上轻轻一印:“别急,慢慢来。”
“嗯……”